[新活法·图像故事]大地医生张秋子

张秋子,一个爱旅游,爱美食,爱国安的80后北京女孩。如今更是爱上了环境保护,成为了一名土壤修复工程师。她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大地治病。”作为环境修复工程师的张秋子几乎每天都在跟土打交道,所以自嘲是“玩儿土”的人。在她眼里,土壤被直接划分为有污染和无污染两种状态,而她“玩”的是各种有污染的土壤。

[新活法·图像故事]大地医生张秋子--张秋子,一个爱旅游,爱美食,爱国安的80后北京女孩。如今更是爱上了环境保护,成为了一名土壤修复工程师。她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大地治病。”作为环境修复工程师的张秋子几乎每天都在跟土打交道,所以自嘲是“玩儿土”的人。在她眼里,土壤被直接划分为有污染和无污染两种状态,而她“玩”的是各种有污染的土壤。

[新活法·图像故事]大地医生张秋子

2015-11-17 15:2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张秋子,一个爱旅游,爱美食,爱国安的80后北京女孩。

如今更是爱上了环境保护,成为了一名土壤修复工程师。

她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大地治病。”

11月3日,张秋子一早就到来到公司。她前一天夜里刚从重庆出差回来,要把从当地带回的土样拿到实验室,接下来一段时间,她和同事就要天天围着这些土样工作。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作为环境修复工程师的张秋子几乎每天都在跟土打交道,所以自嘲是“玩儿土”的人。在她眼里,土壤被直接划分为有污染和无污染两种状态,而她“玩”的是各种有污染的土壤。

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在环境修复行业里,女工程师绝对是小众群体,张秋子部门里还算不错,男女比例1:1,而且他们全部都是80、90后的年轻人。张秋子也是80后,加拿大环境工程学硕士,加拿大注册工程师,从加拿大回来后就到了北京建工修复公司,从一名技术员成长为创新与发展研究中心副总监。她和她的团队主要负责公司创新技术储备、国际技术合作与技术转移、科技成果转化和科研课题申报、执行等工作。

北京建工修复公司成立于2007年,是国内第一家专业从事环境修复的高新技术企业,目前已经累计完成的污染土壤修复量占到全国市场的一半以上。8年来,他们的业务覆盖全国28个地区,累计完成代表性场地调查和修复工程项目130余例。积极参与国家、省部委科研课题的申报,主持并完成多项国家高技术发展计划(863 计划)课题、环保公益课题、科技惠民计划、省级科研项目,此外,公司还参与了10 余项国家级行业标准编制。

就是这样一家行业龙头企业,单位员工平均年龄只有30岁,张秋子说:“我们和这个行业一样,还很年轻。”

新的行业必然面临大量探索和尝试。他们现在自主研发的电动力环境修复项目就是被“逼”出来的。“之前本来是希望通过技术引进来导入这项技术,所以我们将小试土壤样本寄给国外对口研究机构。在花费了大量资金并且等待了两个月之后,却被告知这类土壤不适合使用电动力修复技术。没办法,我们只能从国内外文献搜集整理开始,一步步摸索着前进。如今,我们已经初步完成了实验室的小试,开始着手准备场地中试了。”张秋子说。

张秋子工作地点距离首都机场只有15分钟左右车程,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各项目之间飞来飞去已经成了她的常态。11月中旬,张秋子还要飞一趟重庆,和一家荷兰公司讨论技术方案。

据了解,环境修复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是土壤和地下水污染修复、生态环境规划与治理等工作的总称。环境修复在我国起步不到10年时间,是一个比较新的行业,因此对技术的研发和储备是关系企业生存的头等大事。我们现在还需要大量的探索和积累。

对于取样的场地究竟采用哪一种修复技术,经过张秋子与部门同事商讨,他们决定采用电动力学修复方法。这个方法是刚从国外引进的,目前在国内场地应用得还很少,在此技术引进之前,他们需要先在实验室进行室内实验观察修复效果。图为11月3日,张秋子和他的同事们就近期的项目商谈执行方案。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短暂的工作交流后,张秋子和同事进入实验室开始一天的工作。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在药剂储藏室准备实验所需的试剂。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用万分之一称量天平称量药剂为实验制备介质溶液。为了避免在称量过程中的误差,实验室特别设置一个隔音、无风的独立天平称量间。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实验室工作人员在通风橱里取样分装。该批土样是张秋子从西南地区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农田场地带回来的,利用钻机钻孔,取地下1.0-3.0米的土壤10 kg装入自封袋中封装,并以最快速度运送到实验室。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准备试验用制剂需要团队合作,数量庞大而且精度要求极高(11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他们从土样中取出一部分做实验,剩余部分放入4℃冰箱存储备用。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4日,处理整理土样,储存样品,称量药剂,配制溶液,这些流程不用刻意去想。将土壤在70℃烘箱中烘干,用机器研磨,用筛分机过筛,这些前期准备工作的每一个过程都不能落下或者马虎对待。准备工作做好之后,用微波消解仪对土壤进行消解,以便进行下一步的检测。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与部门同事一起检测这批土样的初始理化指标。将土壤在70℃烘箱中烘干,经研磨过筛、微波消解等工作的准备后,在旋转蒸发仪中进行制备。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微波消解消耗时间较长。11月3日,做好这些工作之后,张秋子便和同事一起下楼吃饭。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张秋子的“科学家”团队跟她一样,爱科研更爱生活。公司四楼休息室内的游戏机,张秋子经常和同事来这里消遣放松,不过能够完全消解工作压力的她在玩游戏方面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11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团队在实验一项最新修复技术——电动力学修复技术。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容量瓶和蓝盖瓶里面装着最近几次实验后的反应物。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用自己团队组装的实验装置进行该项试验。具体的原理是将原状土均匀混合后装入电动修复装置的土壤反应室,在污染土壤中插入阴极和阳极并施加直流电压形成电场梯度,土壤中的污染物质在电场作用下进行电迁移、电渗流以及电泳等过程,在电极附近由电解液带离进行适当的物理或化学处理。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消解结束的土样就可以拿来用原子吸收仪进行检测,不同的重金属元素在乙炔的燃烧下呈现不同的颜色(11月3日摄)。千龙网 宋鹏飞摄

11月3日,三个人在样品检测的同时还要注意观察不同样品中汞元素的浓度,以调整接下来的测量方法。千龙网 宋鹏飞摄

11月3日,张秋子与部门同事讨论实验结果,以及下一步应该如何完善和改进。千龙网 宋鹏飞摄

试验台的清理工作不能少,这是成为一名合格实验人员必须要培养的习惯(11月3日摄)。千龙网 宋鹏飞摄

11月3日,从实验室回到工位,张秋子稍稍休整一下,还要参加技术部同事召开的一个小会。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11月3日,离开公司时,路上已鲜见来往的车辆,张秋子笑着说:“真好,又成功避开了晚高峰。”千龙网记者 宋鹏飞摄

 

责任编辑:张启新(QE0002)  作者:宋鹏飞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