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陆地飞行员——高铁司机侯耀华

7月30日发车前,高铁司机侯耀华正在对车内仪表盘上的数据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下午2点10分,G139次列车准点从北京南站开出。这是侯耀华驾驶动车、高铁列车的第9年,也是他在铁路上工作的第27个年头。

[新活法·图像故事]陆地飞行员——高铁司机侯耀华--7月30日发车前,高铁司机侯耀华正在对车内仪表盘上的数据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下午2点10分,G139次列车准点从北京南站开出。这是侯耀华驾驶动车、高铁列车的第9年,也是他在铁路上工作的第27个年头。

[新活法·图像故事]陆地飞行员——高铁司机侯耀华

2015-11-17 17:0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操纵台各显示器外观良好,各手柄开关位置正确,左侧控制柜开关位置正确,风表正常,右侧控制柜各开关位置正确……”

7月30日发车前,高铁司机侯耀华正在对车内仪表盘上的数据进行最后一次检查。

下午2点10分,G139次列车准点从北京南站开出。这是侯耀华驾驶动车、高铁列车的第9年,也是他在铁路上工作的第27个年头。

7月30日,侯耀华在机务段办公室内拖动行李箱准备出勤,俨然一副机长模样。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我4岁的时候就上了火车头。那是同龄孩子很难想象的。”侯耀华谈起这段经历时,十分骄傲。那天无人照看的侯耀华被父亲带在身边,一起到车库里保养车辆。“和父亲搭班的副司机先进到火车头里面,我父亲站在火车头外,双手举着我,把我拖起来,交递给火车头内的副司机。就这样,我第一次进了火车头。”

北京机务段高铁司机的行李箱一般有两个,大的放个人物品,小的箱子内则专门储存行车需要的物品(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侯耀华的父亲侯福甲是中国的第一代内燃机车司机,他在铁路上干了一辈子,从蒸汽机到电力机,开过各种型号的火车。当时在丰台西站里玩耍的侯耀华从小就耳濡目染,也对机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哪种火车头是进口的,哪种是马力较强的,侯耀华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如数家珍了。

除此之外,侯耀华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机务段食堂,“大锅跟家里小锅做的饭味道就是不一样,以前食堂里的包子蒸出来那叫一个香。”食堂吃完饭,再和父亲一起去单位澡堂洗个澡。次数多了,父亲的同事都已经认识了侯耀华。铁路上工作、生活的一点一滴就是这样从小烙在了侯耀华的心里。

7月30日,侯耀华在机务段办公室内填表,每次出发他都要在数张表格上确认签字。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选择成为火车司机完全是侯耀华自己的选择,“当时我爸问我想不想去跑车,从小就在机务段上玩,对铁路生活也感兴趣,我也没多想,那就去跑车呗。”16岁上岗做铁路工人的侯耀华对未来的辛苦毫不知情,也不知道黑白颠倒的工作有多么辛苦,当火车司机完全出于对火车的好奇心。

因为工作出色,17岁就当上了代务副司机,24岁调到北京机务段,1997年25岁的侯耀华拿到火车驾照。2007年,侯耀华又成为了中国第一批动车司机。20多年一路走来,侯耀华开过普快列车、快速列车、特快列车、直达列车、动车、高铁。华北地区由北京机务段负责的线路他几乎都跑过,“我们把车开到站后就得住到指定的休息处调整状态,不能随意出来,临时有事也得请假,2小时内必须回来。”虽然这些年侯耀华走过的地方不计其数,但只是“到”过,从没玩过。

每天有近200名北京机务段的高铁司机在京沪高铁线上驾驶着列车,侯耀华就是他们中的一员(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14点28分11秒,咱们在廊坊出站比计划早了11秒。”侯耀华完成一系列标准检查列车平稳驾驶以后说,“别看开高铁就坐在这看看数据,调调油门什么的,看上去轻松,实际上较劲的都在心里呢。”脚下每隔30秒必须踩踏一次踏板,确保司机集中注意力,也让司机在单调的驾驶中活动一下。这种“数秒”的工作对司机技术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如今的侯耀华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高铁驾驶员,对于高铁驾驶室中那些看似复杂的机械及操作流程,他已然驾轻就熟。已经重复了成千上万次操作流程,侯耀华从不曾懈怠。

刷证、指纹识别、酒精检测,出发前对司机一系列严格的检查保证了列车行驶的安全运营(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我父亲和铁路打了一辈子交道,开过蒸汽机车。我没开过,也没机会开了。我现在开高铁,父亲没开过,但至少能带着老爷子坐一圈高铁呀。”2013年,侯耀华借着到外地探亲的机会专程带着父亲侯福甲坐了一回高铁。37年前父亲第一次把儿子举上了火车,37年后,儿子带父亲第一次坐上了高铁。

“我们把车开到站后就得住到指定的休息处调整状态,不能随意出来,临时有事也得请假,2小时内必须回来。”7月30日,侯耀华出发前路过北京南站的休息处“成铭宾馆”。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在从机务段走到南站的路上,另一名刚把列车开到北京的高铁司机和侯耀华打招呼。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站在北京南站内的电梯上。火车站对于普通人来说,一般只有在外出旅游或者出差时才有机会进去,而对于高铁司机来说,这就像他们办公室的大门一样熟悉。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在北京南站内把水杯接满后放回箱子。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从北京开往上海的G139次列车的第一节车厢进入驾驶室。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在G139次列车的驾驶室内,每一样东西都有清楚的标牌以及规定的摆放位置(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开车前,侯耀华在车上和上一段的驾驶员做交接手续。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在车上整理制服和帽子。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图为侯耀华的父亲在80年代初的时候为他和火车头拍的合影。千龙网发 侯耀华供图

“14点28分11秒,咱们在廊坊出站比计划早了11秒。”这种“数秒”的工作对司机技术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如今的侯耀华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高铁驾驶员,对于高铁驾驶室中那些看似复杂的机械及操作流程,他已然驾轻就熟。已经重复了成千上万次操作流程,侯耀华从不曾懈怠(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驾驶列车通过济南黄河铁路大桥。虽然这些年侯耀华走过的地方不计其数,但只是“到”过,从没玩过。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高铁的最高设计时速为380公里,但为了安全,司机必须把车速控制在310公里以内(7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7月30日,侯耀华完成了从北京南站到徐州东站的工作任务,在站台上送列车出站。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张启新(QE0002)  作者:李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