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7年走了地球一圈半”的火车刷车工

在北京客运站露天刷车车间,有这样一群忙碌的身影,他们头顶草帽或棉帽,手戴胶皮手套,一年365天身着长衣长裤,脚穿雨鞋。这身奇特的装扮标明了他们的身份——火车刷车工。

[新活法·图像故事]“7年走了地球一圈半”的火车刷车工--在北京客运站露天刷车车间,有这样一群忙碌的身影,他们头顶草帽或棉帽,手戴胶皮手套,一年365天身着长衣长裤,脚穿雨鞋。这身奇特的装扮标明了他们的身份——火车刷车工。

[新活法·图像故事]“7年走了地球一圈半”的火车刷车工

2015-11-17 17:1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记者 于颖

在北京客运站露天刷车车间,有这样一群忙碌的身影,他们头顶草帽或棉帽,手戴胶皮手套,一年365天身着长衣长裤,脚穿雨鞋。这身奇特的装扮标明了他们的身份——火车刷车工。

“北京客运段平均一天发14列火车,客运段刷车队一天分为两班,早班早上7点开始工作,晚班下午2点开始工作,刷完车就下班。”44岁的姬广仁是北京客运段刷车二班的班长,主要负责晚班刷车的工作。姬师傅说:“其实刷火车跟平时洗汽车差不了多少,也是泼洒刷车剂、刷车、冲车三个步骤,但火车面积太大,每一步完成起来都不容易。”

火车刷车工班组里,有的使用长竹竿,有的负责拿胶皮水管,还有一个人要去推装满水桶的三轮车。“刷车这活,夏天做起来格外困难,因为天气太热了。”姬师傅说,从干上刷车这活开始,一年365天,他天天穿着长衣长裤。此外,刷车料有很强的腐蚀性,不能喷溅到裸露的皮肤上,所以刷车师傅们每天要全副武装地把自己包裹起来。7、8月的北京特别热,地面温度都在40摄氏度以上,脚底都烫人,再加上喷洒的刷车水,刷车厂简直就是一个露天的桑拿房,身上的汗就没有干的时候,衣服随时都能拧出水来。“不过大家除了脸很黑以外,身上的皮肤倒是水嫩的。”姬广仁师傅笑着说。

一列火车的长度是500米,刷火车的一面要拖3次水管,一共要走1500米。一列车是3000米,一天平均刷8辆列车总长度24000米,一年365天全年无休,不算暑运、春运加车,按最保守的长度估计,这7年来,姬师傅刷车行进总长度能环绕赤道1.5次。

2008年姬师傅来到北京客运站做了一名火车刷车工,他选择这里是因为工作稳定,工资从不拖欠。他说:“干了7年,我也爱上了这份工作,一列列满是灰尘的火车经过我的双手变得干净明亮,喜悦会从心底发出。

9月12日,姬广仁正在刷当天7点前的最后一班车。忙完后他要赶回家照顾伤后休养的妻子。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的爱人也在铁路系统工作,近日在工作中不慎摔伤了肋骨,出院后在家静养。9月12日,姬广仁在家陪妻子。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居住的房子是单位的宿舍,只有十几平米。他家的厨房是一个三层的铁柜子,上层放调料,中层放锅,下层放日用品(9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9月12日,姬广仁为妻子倒洗脸水。“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好好表现。”姬师傅的妻子开着玩笑对他说。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刷一列火车最少需要1个小时,每位刷车工的分工各有不同,每过一段时间大家循环更换工作内容。9月12日,姬广仁进行刷车的最后一项——冲水。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9月12日,姬广仁下班很早,他穿着工服走在回家的路上。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刷车工一年四季都要戴帽子,因为他们要时刻抬头看车刷得是否干净,帽子是遮挡阳光最简单的办法。9月13日,姬广仁抬头看刚刷过的车是否干净。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正常来说,姬广仁所在的刷车班,每天刷8辆车,傍晚7点钟下班回家吃饭,晚上11点钟再回来刷最后一班车。9月13日,姬广仁和同伴在工作岗位上。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无雨的天气,列车不脏,刷车剂就可以把列车洗刷干净,但是遇到下雨天,铁轨上的铁锈会飞溅到车皮上,这时要用火碱来清理。9月12日,刷车师傅用手摸车,看车辆是否需要用火碱清理。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按照北京客运段规定,每一辆正在清洗的火车都会在车头挂一面旗子,挂了这面旗子就说明刷车工正在刷车,这辆火车不得启动。9月13日,姬广仁和他的同事们慢慢靠近车头,又一辆干净的火车“诞生”了。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每个刷子长度不一,它的长度决定刷车的部位。例如最长的刷子,它负责刷火车窗框与火车顶部之间的部分。9月13日,刷车师傅们暂时把刷车工具放在车身上。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北京客运段的露天刷车车间间隔50米就有一个水井,一个水管的长度大约250米,刷车工们每隔200米换一次水井,一列火车总长500米,这就意味着每一列火车,刷车工们要来回拖着水管走大约3000米。一天8列火车,最少走24000米。9月13日,姬广仁和同事们在等新的列车入站。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按照北京客运站的规定,列车如果停入有高压电线的轨道,刷车工们就要换上特制的节水阀,并且不能把刷车料洒到车辆上,要用涂抹的办法抹刷车身。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是北方人,喜欢吃面食。9月12日,自从妻子生病,姬广仁经常为她做骨头汤,现在妻子闻到骨头汤的味道就“厌烦”。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住的房子是单位的宿舍,每个月要交一定的房租,自来水是公用的。9月12日,姬广仁把刷好的碗拿回家。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有时候会骑电动车到十里河附近的蔬菜批发市场买菜,因为那里的菜价要便宜一些。9月12日,由于姬广仁家周边的蔬菜批发市场关门了,他要到更远的超市买菜。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每天上午休息,所以家里的菜由他负责买。9月12日,姬广仁买了一个萝卜准备中午给妻子做萝卜骨头汤。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姬广仁的儿子去年大学毕业,现在在天津飞机场工作,今年准备和多年相恋的爱人定亲。姬广仁说,他现在还要努力工作,攒钱给儿子在天津买房。9月13日,姬广仁刷当天白天的最后一列火车。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在外他是工作能手,在家他是顶梁柱。姬广仁说:“我不能倒下。”9月12日,姬广仁扶妻子起床。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