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郭世昌:笔生唐卡 一世雍和

虎豹深山卧,麒麟田野藏。一位鮐背老人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安静作画。他就是一百年前,叱咤京城的唐卡作坊“义和永”的最后传人——郭世昌。

[新活法·图像故事]郭世昌:笔生唐卡 一世雍和--虎豹深山卧,麒麟田野藏。一位鮐背老人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安静作画。他就是一百年前,叱咤京城的唐卡作坊“义和永”的最后传人——郭世昌。

[新活法·图像故事]郭世昌:笔生唐卡 一世雍和

2015-11-19 17:2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虎豹深山卧,麒麟田野藏。

一位鮐背老人在北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安静作画。

他就是一百年前,叱咤京城的唐卡作坊“义和永”的最后传人——郭世昌。

“封笔”五十载后,拆开记忆的封条,再次描绘“汉画”唐卡风采,耗时四年的“开笔”作品被雍和宫永久收藏。

那份对唐卡的执着与热爱,也成为这位92岁老人的新起点、新方向、新目标、新活法。

3月12日,在老人家中,一盏吊灯、一条长桌、一副眼镜,拼凑出郭世昌老人创作唐卡的“工作室”。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在藏语里,唐卡画师被称为“拉日巴”,意为画佛或神的人,他们手中都有一份世代相传的范本,须得遵循。范本往往隐匿于密存的经典中,记载着至少八种成套的造像尺度,无论是姿态庄严的静相神佛,还是神情威猛的怒相神佛,所有的造像都有相应的比例,不得修改。

出生于雍和宫东板子门内的郭世昌,现已92岁高龄,但腿脚灵便、面色红润、精神甚好,看上去最多70岁。在雍和宫长大的他从小跟随父亲学习唐卡。父亲郭耀庭一辈子从事画佛像及雍和宫里佛像地修补工作。现今雍和宫里最大的佛像就是“义和永”柜上在1937年修补的。

据老人回忆,父亲在雍和宫旁的作坊叫“义和永梵像馆”专门经营唐卡。店面墙上一幅挨一幅地悬挂着绘制好的唐卡,排列得整整齐齐。父亲当时画工精湛,在国内外和佛教界颇具影响。各省和国外寄给他的信件只写“北平市义和永郭耀庭”即可收到。当年雍和宫法轮殿宗喀巴大师铜像的首次庄严(佛教术语:指贴金、泥金、开眉眼等工艺)和铜像上方天井北面的长幅画卷《宗喀巴大师五种示现图》均是其父带着弟子们完成的。

老人14岁时,父亲郭耀庭去世,他被迫离开雍和宫,回到长辛店镇东河沿下营村务农为生。文革期间,家里保存的200多张唐卡被付之一炬,自此远离了唐卡。

直到几年前一个偶然机会,有人想找能画佛像的人,大家才又想到郭世昌,使得耄耋之年的他重新拿起画笔。如今年事已高,画唐卡尤为费力,但老人一直对雍和宫怀有特殊感情。直至2013年,老人将创作四年之久的唐卡捐赠给雍和宫后,才了却了他几十年的心愿。

3月12日,郭世昌老人讲述捐赠《宗喀巴上师供养资粮田》唐卡经过。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老人说:“清晨是他创作唐卡的黄金时间。静,没人打扰”(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虽已92岁高龄,但老人的腕力十足,在勾描几毫米的佛像脸部轮廓时从不手抖(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郭世昌正在创作的唐卡作品。老人对唐卡的热爱已深入骨髓,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怕它没了”。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酒盅成为郭世昌的颜料盘。“我用的颜料少,酒盅不占地,画的时候好找”老人说(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老人屏气凝神创作唐卡时,屋内静得出奇。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画唐卡是个规矩活儿。”这是老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画画的规矩是从小养成的,有了规矩,即使几十年后再次拿笔创作,也不走样。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创作间隙,老人会露出孩童般的笑容。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一副唐卡作品除了繁琐的勾描与色彩的堆叠,最为关键的步骤是描金(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描金工艺中,需将一片片薄如蝉翼金箔纸用羽毛掸落与矿物颜料充分混合,最终在画面中呈现出金灿灿的效果。采用矿物颜料创作的唐卡,能保证百年后,色彩仍鲜艳如初。据老人回忆,赠送给雍和宫的唐卡消耗金箔纸多达500余张。

3月12日,每一幅唐卡都有固定的范本,老人将孙子郭勇兴创作的唐卡与邮册中的唐卡进行精细对比。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最让郭世昌高兴的是,孙子郭勇兴开始跟他学画唐卡,准备继承这份祖辈传下来的技艺,这让老人十分欣慰。

画唐卡是个体力活,精力高度集中。为了劳逸结合,每隔一个小时,老人都要起身沏上一杯清茶,舒展舒展筋骨(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硬朗的身板,灵便的腿脚,让人很难想到这样一位老人已接近百岁。除了画唐卡外,老人还有一大爱好,做木工活(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为了下午更好的创作,午饭后,老人会到院子里走走。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养鸟也是老人生活中的一部分。老人说:“爱生活,才更懂得艺术。”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每幅唐卡作品,都要消耗掉几十根毛笔。每一根毛笔比对应着一种颜色,层层的晕染与勾描,才能将一整幅作品完美呈现。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老人经常会翻出怀中的电话本,找到儿孙们的电话,问候几句。老人说:“打个电话,听听他们的声音,我就放心了”(3月12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12日,如今的郭世昌还有一个心愿,希望更多人能知晓“汉画”唐卡,希望年轻人也能喜欢这门手艺,学习并传承下去。希望“义和永”能在当代人的笔下续写百年前的辉煌。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陈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