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猪倌胡红伟的“互联网+”

2015-11-19 18: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 王璟玥

有两千多口人的漆园村坐落在北京市昌平区流村镇。一场雨后,天气放晴,村后山坡上,胡红伟的黑猪正在树林里撒欢。

这位两岁孩子的母亲辞去城里的全职工作,和父母、丈夫一道在山上养起了黑猪。每个周末,胡红伟都要来到猪场,打理自己的猪肉生意。

天然美味的黑猪肉,自然引来“红烧肉党”垂涎。只不过,若想买肉,得先拿起手机,和“西山猪倌”胡红伟成为微信好友。

胡红伟的微信“西山猪倌”头像(7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几间猪舍,一片山林,胡红伟的“互联网+养猪”便从这里开始(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西山猪倌”养猪靠“拼爹”

胡红伟是从漆园村考出去的大学生,平时都和丈夫住在城里四惠家中,猪场的日常照料主要靠父母。从儿时到现在,胡家一直是村里唯一的养猪户。老父亲是一把好手,凭借几十年的经验,猪出了什么问题一眼就能看出来。多年来,老父亲靠养猪供胡红伟和弟弟上学,日子并不宽裕。

胡红伟养猪的尝试始于5年前。当时散养黑猪的概念刚刚进入人们的视野,天然、健康的黑猪肉尽管价格高,市场需求却在不断扩大。胡红伟决定换一份兼职的工作,腾出更多精力放在养猪上,并说服父亲改变“猪圈+饲料”的老方法,在自留林地里搭起了猪圈。

2010年,胡红伟雇来挖掘机,将通往山上的小路拓宽,用三轮车运材料在山上盖起房子。2011年,山坡上奔跑的母猪下了第一批猪仔。2012年,第一批成年猪出栏。现在,胡红伟的猪场常年存栏约在100头左右。老父亲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在自家的磨坊里把玉米、麸皮、豆粕磨成粉,备足黑猪一整天的伙食。别人7点起床的时候,胡红伟的父亲已经忙完了早晨的工作。

“我父亲比较开明,又有经验。散养黑猪这事能成,多半要靠他。”胡红伟深知父亲给她的支持。

“互联网+”让生意变“熟意”

胡红伟的第一笔销售收入全部来自朋友的捧场。“都是喜欢吃散养猪肉的朋友,如果没有他们,我这件事也做不成。”现在,胡红伟每次卖出3到5头猪,只要提前在微信朋友圈上发个消息,很快就会全部订完。

5年里,已经有380多位客人购买过胡红伟的猪肉,其中一半以上已经和她成为相互信任的朋友。区别于市场上其他养殖户、猪肉商家,她尝试了一种全新的甚至冒险的销售模式,每次出栏的猪肉,全部网上提前预订,按猪的自然生长和预订量来决定出栏。从最开始之初四分之一头30斤起,到现在缩减到八分之一10多斤,客户一次性大宗购买的猪肉,每周六屠宰、每周日直接冷链到家。尽管30斤的数量超出一般家庭的冰箱容量,朋友们都没有怨言,有的还为了买她的猪肉,专门添置了冰柜。“没有一斤库存”,是她最自豪之处。胡红伟一直坚持“先吃肉后付钱”的经营方式,买家收到冷链配送的猪肉后,再用微信付钱,从没有出现过恶意逃单。

胡红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猪肉做过广告,也没有扩大规模的打算。“我们的人手和场地只能养这么多,就算供不应求也没法再扩大。”在她看来,现在的生产模式能够让全家人都乐在其中,与其把养猪变成赚钱手段,不如让它成为父母家人活动筋骨的“业余活动”。能够轻松愉快地把养猪进行下去,同时稍微多赚点钱,边劳动边发朋友圈,边卖猪肉边交朋友,“这就已经足够。”

归隐是浮云,农业不“浪漫”

虽说胡红伟一家人都在以做兼职的心情养猪,但这其中的辛苦并不是“城里人”能够想象的。胡红伟的父亲在全年无休的状态中度过了这5年,就连春节全家去小汤山泡个温泉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因为只要他离开一天,猪就会饿肚子。

黑猪习性自由,嘴馋时会趁邻居打核桃冲上前公然哄抢。能爬善跑的成年猪会找到围栏的缺口,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家人经常漫山遍野找猪回家。“好几千块钱的猪在山里跑丢了,换谁不着急?”

每逢送猪去屠宰场的周末,胡红伟都需要天不亮就起床,盯完所有的流程,直到猪肉装上冷藏送货车。创业初期,胡红伟夫妇俩曾经亲自开车送货,在北京城绕上一整天,送完最后一家的肉,已是午夜时分。

“农业绝不是浪漫的。”在胡红伟看来,回归山野、炫酷有趣的养猪生活只是微信朋友圈里的浮云,城里人向往的“归隐”生活并不容易,养猪生活的艰辛也并非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放下各种辛苦和担心不说,单是猪场没有手机信号这一点,就已经让我们这些手机族很痛苦了。”

千龙环像:西山猪倌 (点击图片进入)

胡红伟的父亲每天至少要开着这辆三轮车往来这条山路两次,给黑猪运送食物和水。6月30日,山雨过后泥泞难行,三轮车停在半山腰无法前进。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辆三轮车买来之后很快成为村子里最破的一辆车,五年来,它每天都需要在山路上来回颠簸(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条上山的小路是胡红伟一家一点点拓宽的(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修好山路后,他们建造了这间简易驻地,左侧是饲养鸡鹅的房间,右侧是用来放置猪饲料的仓库和工作人员的休息室,休息室门口是狗舍(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山上放养的猪每日三餐都会回到猪圈来吃,负责照顾他们的大爷需要从料房肩扛几十公斤的饲料来喂它们(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看到大爷背着食物走来,小猪们纷纷列队迎接(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些是繁育到二代的黑猪,已经养成按时回猪圈吃饭的习惯(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猪吃的是麸皮、玉米和豆粕。每年秋天,胡红伟一家还会购买几千斤南瓜为它们“减肥”(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嘴馋的猪还会吃枣、核桃和山上的野果(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种饮水设备是专门为猪准备的,既能让它们随时喝到新鲜的水,又能防止它们在水池里打滚洗浴(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个专门给猪洗澡降温的水池修建在成年猪圈和小猪猪圈之间(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刚断奶不久的小猪有一间专用的猪圈,这里有为它们准备的专用土炕,在冬天也不会冻死(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从小生活在流村的胡红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辞职回家养猪,不过,看似偶然的决定却改变了她的生活(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为了产出更美味的猪肉,他们每天会让猪去自留林地里放风。这样养出的猪脂肪更少,瘦肉更细嫩(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些有着野猪血统的猪上山入林如履平地,在45°的陡坡上也能随意奔跑(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6月30日,一场雨后,猪也和猪场一样满是泥泞。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6月30日,几头猪在山坡上散步。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鹅也是胡红伟农场的重要成员(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山上的猪群改变了胡红伟一家的生活(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数数看,图中一共有几头猪(6月30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责任编辑:梁泽瑛(Q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