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袖珍人的皮影戏

白色幕布后,十几名平均身高1.26米的袖珍人演员麻利地移动着手里的“大象”、“老虎”,用孩童般的嗓音诵念着台词。幕布前的观众是一群孩子,他们看着台上几只猴子抓耳挠腮跳来跳去,笑得前仰后合。这是由袖珍人艺术团演出的皮影剧。

[新活法·图像故事]袖珍人的皮影戏--白色幕布后,十几名平均身高1.26米的袖珍人演员麻利地移动着手里的“大象”、“老虎”,用孩童般的嗓音诵念着台词。幕布前的观众是一群孩子,他们看着台上几只猴子抓耳挠腮跳来跳去,笑得前仰后合。这是由袖珍人艺术团演出的皮影剧。

[新活法·图像故事]袖珍人的皮影戏

2015-11-20 17: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白色幕布后,十几名平均身高1.26米的袖珍人演员麻利地移动着手里的“大象”、“老虎”,用孩童般的嗓音诵念着台词。

幕布前的观众是一群孩子,他们看着台上几只猴子抓耳挠腮跳来跳去,笑得前仰后合。

这是由袖珍人艺术团演出的皮影剧。

2014年12月1日,龙在天皮影艺术团30名“袖珍人”和10名小学生在北京海淀剧院共同出演皮影儿童剧《曹冲称象》。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在位于北京圆明园附近的中华皮影文化艺术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平均身高1.26米,平均年龄22岁,虽然有着小孩的样貌和声音,却有着成年人的思维和智慧。2014年12月1日,剧团将传统皮影戏和舞台表演结合起来,形成了全新的皮影剧。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2015年1月8日,艺术团的4名演员在活动现场休息。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16岁那年,“袖珍人”田宸光被确诊,这辈子永远也长不高了。身高1米2的他觉得上天不公,尽管在老家山东淄博的一家残疾人福利厂有工作,每个月能拿到1500块钱的工资,他依然觉得自己在家是个负担,满脑子都想着“离家出走”。2008年12月底,田宸光带着1500块钱悄悄到了剧团。

周围的人们总是把“袖珍人”当成孩子,旁人总是投来好奇的目光(2015年1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与身高正常的皮影戏艺人相比,田宸光和同伴们在表演时遇到了更多困难。因为个子小,他们用来操纵皮影的木杆要比正常的长20至30厘米。进艺术团的第一个月,田宸光除了练“掰杆”,别的什么都没做。“把大拇指和食指掰开,这样操纵起皮影来才会很灵活。手都练肿了,和杆接触的地方皮也磨破了。”如今,田宸光已成为了剧团的主力演员,并当上了大队长,管理着剧团演出等各项事务。

艺术团演出后台上皮影整齐地挂在绳子上(2015年1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团长王熙告诉记者,剧团招人的门槛很低,只要是初中以上文化水平、普通话标准、四肢比较匀称、说话带有童音便可,袖珍人不需要有表演基础。这既让找工作困难的袖珍人拥有了一份职业,也让难觅皮影传承人的剧团有了合适的人手。

袖珍人在艺术团这里没有自卑感,大家是同事,更是朋友甚至是亲人(2015年1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现在,龙在天袖珍人皮影艺术团一共有80多位袖珍演员,在剧团成长的同时,成员们也开始认识到对皮影保护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把皮影表演当作赚取薪水和食宿的途径。

2012年12月,艺术团的7对情侣走进了婚姻的殿堂。(2013年12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卫摄

“来剧团两三个月的时候,我认识了我老婆范金娟。”田宸光清晰地记得,“有一次,我们出去演出,她是新学员留在公司,回来后我发现后台打扫的特别干净,后来才知道都是她一个人做的,我就觉得,这女孩真好。那是我第一次对她有好感。”后来,两个人确立了恋爱关系。“我把消息告诉我爸妈,说有媳妇了,他们特别的开心,我能感觉到他们那种高兴。”

现在,田宸光和范金娟计划着,“要多攒点钱,在北京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小家。哪怕是租的也好。”

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在天安门旅游网的帮助下,三对袖珍人情侣第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集体过情人节。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找过多次工作,但由于身体原因,被各种公司拒绝。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2008年,袖珍人吴小莉和龙在天皮影团组建了中国首支袖珍人皮影剧团。吴小莉现为中国龙在天袖珍人皮影艺术团名誉团长,1993年参加上海首届“吉尼斯”擂台赛,获得“中国第一袖珍女歌星”的称号。图为2015年1月8日,吴小莉在首届“袖珍人春晚”新闻发布会现场接受记者采访。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演出时,演员们会把皮影带到现场,不少观众会去购买皮影,每个月都有详细的出售记录。(2013年12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卫摄

2015年1月9日,首届全国“袖珍人”春节联欢晚会召开发布会,总导演由身高只有1.24米的朱洁担任。2014年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的电视剧《袖珍妈妈》正是她主演的。现在,朱洁也是龙在天皮影艺术团的一员。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一只皮影好不好看,一看雕工,二看颜色。虽然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刻画皮影,但范金娟依然会很认真。“只要一开始,不管到多晚都必须把它画完。”范金娟说,这样做是为了让皮影的颜色一致,要是放久了,皮影的颜色就会新旧不一不均匀不好看。而皮影刻画得不好,就不容易卖掉。(2013年12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卫摄

几乎每场演出后的合影时间都得超过半个小时。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现在,龙在天袖珍人皮影艺术团一共有80多位袖珍演员。在剧团成长的同时,成员们也开始认识到对皮影保护的重要性,他们希望能把中国的皮影艺术带到国外去,把皮影发扬光大。(2014年12月1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新活法·图像故事系列: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李贺 王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