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 图像故事]拟音师王子威

拟音师应该敏感、细腻,有一颗好奇心,热爱生活,能发现每一种声音细微的不同,让工作变得充满乐趣——王子威。

[新活法 图像故事]拟音师王子威--拟音师应该敏感、细腻,有一颗好奇心,热爱生活,能发现每一种声音细微的不同,让工作变得充满乐趣——王子威。

[新活法 图像故事]拟音师王子威

2015-11-20 18:0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拟音师应该敏感、细腻,有一颗好奇心,热爱生活,能发现每一种声音细微的不同,让工作变得充满乐趣——王子威。

王子威6月份有几部戏要配音,其中以陆川导演的《鬼吹灯:九层妖塔》最为重要。“每一部到中影制作的影片都要签署保密协议,不能提前泄露任何画面。”王子威为了配合记者拍照,将他们以前拟音的《狼图腾》的画面找了出来(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话筒离近一点,不行,远了,再来一遍。不行,包里的东西太少了,手的抖动大一点,要金属碰撞的声音,不要蹭的声音。这条过!这是从山洞里走出来,声音要干净一些,不要拿脚拖地,出嘡啷的声音。”北京怀柔的一间录影棚里面,一名30多岁的小伙子正对着一个黑屋子说话,他曾是中影电影数字制作基地声音特效室的拟音师,王子威。

拟音师是影视音像艺术的创作者之一,他们通过工具、肢体、口技,模拟出影视剧需要的音声效果。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很多情况都会影响影片的声音效果,例如片场假道具发出的音声和周围环境的杂音。这时,录音师为了保证演员对话的清晰,往往需要放弃其它声音的录制。这些声音都需要拟音师后期配制,“拟音师后期配制声音可以降低影片的拍摄成本,提高音效质量。”王子威说。此外,拟音师还常常要配制一些涉及特殊环境的声音,例如:电影《鬼吹灯》中鬼神的声音,万丈深渊的响声等等。

“高中时,喜欢耳机,对声音感兴趣,后来报了北京联合大学音效工程专业。”王子威说那时候就想找一份拟音师的工作。实习时,认识了中国拟音届的前辈刘万福,自此,他就走上职业拟音路。

王子威至今都记得同刘万福的第一次合作。王家卫为纪念张光荣逝世五周年重新剪辑电影《东邪西毒》,刘万福是拟音师,王子威是录音师。“影片中经常出现一个笼子,其他人做的声音都像一个柴火窝,无法体现出质感,刘老师用保险灯上的一个铁环模拟出一个轴的声音,用它来体现笼子的转动,王家卫很满意。”王子威说刘老师教会了他很多实用的知识。

“好的拟音师不是用扭曲白菜模拟出切苹果的声音,也不是用一盆水制作做出规模宏大的水战声音,而是用哪怕几秒的脚步声,都可以表现出人物情感世界的变化。”对王子威来说,每一部电影的拟音都应该是独一无二、量身定做的。

“拟音师的应该是敏感的,热爱生活的,有很多爱好,时刻保持对世界的好奇心。”王子威认为电影的拟音首先应该精准、细腻、真实地还原现场声音,其次是运用声音刻画人物性格、创造声音效果,进而提升电影的艺术品味。

将工作融入到生活中,发现声音的魅力,使枯燥的工作变得有趣,鼓励自己把每一部电影的声音做到最好,让中影做的声音特效同好莱坞一样优秀,是王子威努力工作的动力和目标。

王子威和拟音师苗寅一起听刚刚录制的声音,找出其中的问题并重新录制(5月7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为保证声音质量,录影棚没有窗户,通风差,人特别容易犯困。所以王子威常年把室内温度设定为18摄氏度,时刻保持清醒(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模拟声音的材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物品。同事家小区院子里的大树正在修剪枝叶,有很多木头桩子没人要,同事特地来问王子威要不要去拿(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6月3日上午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拟音师苗寅、金栋就用了一堆东西拟音。“发张微信记录一下”。苗寅说。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拟音师们经常早上9点进录音棚,晚上10点回宿舍,在录音棚的时间超过10个小时(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老的中影场,每个拟音师都有一个柜子装工具,现在我们的工具都是串着用。”王子威说(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我都是录一点声音,就和同期声一起放,把握声音的大小。”王子威说,现在的拟音师再不是当年的只配电影中缺少某个声音的时代了,加进一些现场没有的声音,提升画面的感觉,将人物塑造的更完整是现在拟音师的追求(6月4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王子威、苗寅、金栋是一个小组的。王子威是录音师,苗寅、金栋是拟音师。“我是从拟音师开始做的,所以我知道什么声音是拟音师能做的,他们的失误在哪里。”王子威说(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不忙的时候,王子威他们会出去采声,到健身俱乐部录跑步机的声音、地下车库的混音等等(6月3日)。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中影有一片“垃圾堆”,专门放置拆卸下来至景的废料。王子威有的时候会来这里淘宝,找找拟音用的上的工具(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苗寅和王子威是大学同班,毕业后是同事,现在一个拟音一个录音(6月9日)。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现在中影拟音棚里有上万种不同的物品,以前拟音还需要出去找材料,现在几乎不需要了(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王子威站在录音室内(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6月3日晚上10点,王子威和同事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宿舍。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每一次为一部新剧录音,我们都能积累新经验,《狼图腾》让我们在动物的拟音上有很大突破、《让子弹飞》让我们对银子的声音有新了解,工作永远充满乐趣。”王子威说。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王子威和同事回宿舍就干两件事,排队洗澡和睡觉。这沙发是王子威从家里拿到宿舍专门为等洗澡准备的(6月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6月4日,苗寅、金栋正在为《战神蚩尤》补录一段声音。“这只是个补录的声音,录全片的时候,土大的都不行,嘴里都是土腥气。”苗寅每次录和土有关的声音的时候都会带上自己的防毒面具(6月4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录音棚的墙壁上铺设龙骨衬棉,它能有效的避免不必要的反射声波,提高声音的质量(6月4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做过拟音师再做录音师最大的好处就是知道拟音的困难在哪,可以更好的配合拟音师工作。”王子威说(6月4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7日,王子威在录制《擦枪走火》时,其中一个场景内有很多蔬菜、锅碗瓢盆的声音,他打电话给混音师商量具体细节。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