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看不见的摄影师

虽然我们没有视力,但我们依然有视觉。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画面,同样可以把它拍下来,展示出来。“我们憧憬生活,就像一只翱翔于蓝天的鸟,虽然有障碍,但低飞也胜过笼中鸟。”

[新活法·图像故事]看不见的摄影师--虽然我们没有视力,但我们依然有视觉。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画面,同样可以把它拍下来,展示出来。“我们憧憬生活,就像一只翱翔于蓝天的鸟,虽然有障碍,但低飞也胜过笼中鸟。”

[新活法·图像故事]看不见的摄影师

2015-11-20 18:0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虽然我们没有视力,

但我们依然有视觉。

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画面,

同样可以把它拍下来,展示出来。

“我们憧憬生活,就像一只翱翔于蓝天的鸟,虽然有障碍,但低飞也胜过笼中鸟。”

1991年出生的赵小炜(低视力)是这次培训最小的学员,也是进步最大的。培训结束后,他还成为了“益新残障人”公益机构的志愿者(6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因为触觉、声音、气味、感受而按下快门,是视障摄影师拍摄灵感的来源。从2009年到现在的5年间,由孙志远发起的“非视觉摄影工作坊”已先后在北京、广州、天津、沈阳、河北等地帮助过200多名视障朋友。

“首先,用你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镜头,感知它的位置,然后始终牢记,将它对准你要拍的人或物。”6月8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孙志远和搭档韩瑶正在向十几位视障朋友介绍如何拍照。当中有20出头的年轻人,也有年过花甲的老人,他们中有半数是全盲。

“第二步,为了拍照时让相机稳定不抖,我们可以把相机贴在额头上,也可以抵在下巴上,或者抵在胸前,这要根据自己的情况,找到自己最舒服的地方。”参与学习的视障朋友大都性格开朗,练习的时候如果没有拍到被摄对象,还会互相打趣“嘲笑”对方一番。相机怎么拿,镜头对准哪,拍照时应该离多远……这些对视力正常的人来说“不是问题”的问题,视障人士却需要一番艰苦地训练。

所谓视障人,从严格的医学解释来说,是一种定义复杂且范围广泛的眼睛疾患,通俗而言就是“盲人”或者“低视力”者,具体到孙志远身上,他属于低视力者。小学时,孙志远不过有些近视。5年级时,酷爱运动的他因为一次外伤致使左眼视网膜脱落,短短一个月,他的左眼视野不断缩窄,最后失明。半年后,他的右眼也坏了,视力不到0.01。视障人摄影(非视觉摄影)是一个创新型项目,经过5年的实践,孙志远和搭档韩瑶总结出了适合不同视力状况的本土化培训模式,针对全盲与低视力参与者有不同的课程。据孙志远介绍,全盲参与者用听觉判断距离、事物大小,用触觉判断物体的质感、温度等;低视力参与者则利用剩余视力融合听觉、触觉等感官,让摄影成为视功能训练,让相机成为生活中他们随身的辅助器具。

“视障人摄影最大的问题是不愿意放弃那点本来就不再可靠的视力。”在被问到视障人摄影最大困难的时候,韩瑶这样告诉记者,“我们的视力有问题,但是我们的感觉没问题。你会发现全盲往往比有点视力的拍得好,因为他们的感觉更灵敏,在视力不可靠的时候,依靠感觉拍照反而更有优势。”

孙志远希望摄影对盲人有更实际的帮助,“我们的培训内容都是非常实用的,像拍合影、自拍等。”孙志远认为,让视障人参与摄影是完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摄影融入生活,让视障人增强自信心。通过提升全盲参与者对空间和事物的认知,增强定向行走的能力。同时,相机还可以成为低视力参与者的辅助器具,如拍摄公交站牌上的小字然后放大观看。最重要的是,视障朋友可以通过摄影建立与社会公众之间的交流平台。

经过多年的训练和实践,孙志远和韩瑶在沈阳注册成立了“益新残障人”非营利性公益机构。“非视觉摄影”改变了孙志远的生活,也正在改变更多残障人的生活。

6月9日,天津,参加“非视觉摄影”培训的视障学员在户外练习拍照。参与者用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夹住镜头以感知镜头的拍摄方向,将相机贴在额头或下巴下方以稳定相机。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张秀文(全盲)在院中摆姿势为其他视障人摄影学员做模特。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天塔湖景区,参加“非视觉摄影”培训的视障学员在户外将相机贴在脑门上练习拍摄风光。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培训师孙志远(右)和搭档韩瑶(左)在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向视障学员介绍手持相机的基本方法。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翟莲琴(全盲)在以鼻子为基准确定相机的位置。培训师孙志远要求学员将相机镜头与鼻子放在一条垂直线上,面向拍摄对象站好,这样拍摄到的人物就一定是在画面中间。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天塔湖景区,“非视觉摄影”培训以两人为一组进行拍摄练习,一名低视力、一名全盲。在拍摄风光时,需要低视力学员在后面举起全盲学员的右手,为全盲学员指出面前景物的位置。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一名视障学员用手机自拍。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一名视障学员在午休时间练习用手机自拍。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残联活动中心,翟莲琴(全盲)在培训师孙志远的指导下拍摄合影。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视障人拍摄合影时,首先要求站在最中间的被摄者拍手,摄影师根据声音确定画面的中心位置,然后站在两端的被拍摄者依次拍手以确定画面宽度。培训师孙志远说,“一般不会让盲人去给别人拍合影,但这也是一件能提升自信心的事情。”(6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天塔湖景区,吴雅玲(全盲)仔细研究另外一名视障朋友的盲杖,这款盲杖是从香港带回来的,下端带一个滚轮,十分轻便。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天塔湖景区。“非视觉摄影”培训以两人为一组练习拍照,一名低视力、一名全盲。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视障朋友在拍摄花朵之前需要先用手触摸,从而确定位置和形状(6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参加“非视觉摄影”培训的视障学员在户外练习拍照。参与者用左手的中指和食指夹住镜头以感知镜头的拍摄方向,相机贴在额头或下巴下方以稳定相机。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市天塔湖景区,张秀文(全盲)在搭档的搀扶下走下楼梯。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视障学员在天津残联活动中心练习自拍。据介绍,用右手大拇指按快门是最方便的姿势。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6月9日,天津残联活动中心,学员在路边练习靠听力判断距离,拍摄运动中的汽车。千龙网记者 李贺摄

独家发布“非视觉摄影”作品:

赵小炜 低视力 《光》

阳光是那么的刺眼,却被树枝遮挡,就像我们的双眼,只有光感。但就这些光,对我们来说足够拍摄到我们看不见的事物。

高大明 全盲 《第一次尝试为别人拍照》

真的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为别人拍照。当我在路上举起相机,我的两耳“注听”着前方,找了一个没有车来车往的瞬间按下了快门,因为我不想让那些车挡住我的镜头。

王立强 低视力 《天高任鸟飞》

我们憧憬生活,就像一只翱翔于蓝天的鸟,虽然有障碍,但低飞也胜过笼中鸟。

何艳荣 低视力 《绊脚石》

公园的小路上,偶尔出现这样的情况,而视障人士不一定能发现,所以尴尬的状况时有发生。

张莹 全盲 《练习》

它是一只苹果吗?哦,不,它是一颗枣。

万铁 全盲 《我的衣服》

这是我喜欢的一个标志。

高大明 全盲 《松针的感觉》

松针用手摸起来也是“有骨有肉”的。

刘富珍 低视力 《独立的花》

我喜欢大自然,喜欢阳光,喜欢植物。因为大自然的阳光给人自由自在的感觉,仿佛让人回到了年轻的时候,忘记了所有的烦恼。

许跃 全盲 《非视觉大合影》

我也要试试全盲到底能不能拍大合影,确定好了左边,再确定右边,感受着大家距离。嘴里不停的问着,手和身体一直没闲着,测量高低、前后、左右,然后快速的思考和判断,只听“咔嚓”一声,成了!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李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