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胡同里的飞盘手

“局气、不在意小节是我们的特点。”王行,标准的90后,喜欢运动的胡同串子。一次不经意的邂逅,让飞盘成为他最喜欢的运动。那颗爱折腾的心,让创业成为他的理想。

[新活法·图像故事]胡同里的飞盘手--“局气、不在意小节是我们的特点。”王行,标准的90后,喜欢运动的胡同串子。一次不经意的邂逅,让飞盘成为他最喜欢的运动。那颗爱折腾的心,让创业成为他的理想。

[新活法·图像故事]胡同里的飞盘手

2015-11-20 18:1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局气、不在意小节是我们的特点。”

王行,标准的90后,喜欢运动的胡同串子。

王行所在的“北京帮”飞盘俱乐部每周六下午在北京联合大学的操场上训练,“这得益于联大飞盘俱乐部,他们训练的时候带上我们。我们再出一点钱,算租用。”王行很感谢联大飞盘俱乐部的帮忙,毕竟在五环内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训练场地太不容易了(3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2015年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赛场内人头攒动,来自13个城市的17只参赛队,350余名选手参加了王行和他的两个小伙伴们比赛,其中有3只学校队伍,剩下的都是社会队伍。“飞盘最早是在国内的外国留学生玩的,后来中国大学生才开始尝试。毕业后,学生再把这项运动带到他们工作的地方,不断地扩大参与人数,完全靠一对一的宣传、推广。目前,国内所有的飞盘比赛都是民间自发组织的,可统计的飞盘比赛有30多个,玩飞盘的人数有1万左右,30%左右是外国人。”王行说飞盘是一项“自下而下”的草根运动,它发源于留学生,成长在大学,发展在民间联赛。

小时候,王行的妈妈觉得运动可以提升孩子的协调能力、增强身体素质,12岁就送他参加校田径队。没曾想,从此体育走进了他的生活,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2012年,王行到上海旅游,朋友知道他喜欢体育,带他参加了一次上海飞盘俱乐部的活动。“当时是一场7人制对抗赛,14个人在赛场上,若有争议,选手在场上讨论解决。运动员之间相互尊重,这种协商的精神非常吸引我。并且它观赏性很强,攻、防、联、守很激烈,一眼我就喜欢上了。”回北京后,朋友又介绍他进入北京老牌飞盘俱乐部“北京帮”训练。3年来,王行对飞盘越来越喜欢。

2012年,王行结识“别忘体育”的创始人张世本。第一次知道O2O的商业模式,将体育同互联网融合,线下的赛事线上组织、推广.王行觉得这个思路可行,放弃了教育局的工作,和朋友们一起写策划书,得到了上海一家投资公司150万的风险投资。王行和朋友们用这笔钱在北京、重庆、苏州建立了公司,大大小小运营了几十场比赛。不过,公司在去年年底解散了,王行的创业之路暂时失败。但他2014年组织的北京飞盘联赛,让圈子里的人都认识了这个90后的帅小伙。

“在北京做飞盘有两个最难的地方,一是场地,要同时满足真草地、离市区近、价钱低这三大要素,我经常一个人坐公交、地铁跑遍北京5环以内所有的场地,才能选到满意的地方。二是人少,北京一共就200多人玩飞盘,联赛期间,两个月的时间,每星期都要打比赛,一共三十场比赛,比赛频率很高,球队能坚持下来也需要我们做很多的沟通工作。”王行说那次的杯赛让他收获良多,从学生变换成活动的组织者,每天都想着压缩成本、推销广告,和球队沟通、协商,做到让大家都满意。好在王行成功了。比赛结束后,不少朋友对他们的活动都竖起了大拇指,这成为他们独立承接2015年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的资本。

极限飞盘公开赛已圆满落幕,2015年也已经近半,王行的创业之路还在进行,他希望能将飞盘运动介绍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体验这项运动的乐趣。

“这个资格证以前不受重视,没有多少人考,现在这个考试特别难,一证难求。”5月16日,王行在北京体育职业学院参加了今年的国际体育经济人考试。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17日,王行和小伙伴们在东直门银座的一家咖啡店内碰面,对5月23日开幕的2015年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做最后安排。王行说,“一个比赛成败的关键在于对细节的操作,让参赛队员感到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这很重要。”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目前,中国所有的飞盘比赛都是民间运营的,它们大都依赖飞盘爱好者的自发组织和在校大学生的帮忙,义工是飞盘赛场上的主力军(5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王行在首都体育大学待了6年,从本科生到研究生,熟悉附近所有的饭馆。这家店的老板以前叫他同学,现在称呼他王老师(5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这家烧烤店所有的菜我都吃过,最好吃的有是麻辣鸡丝、醋溜木须盖饭,还有这个烤鸡脆骨,老喜欢了。”5月17日,王行和朋友们给学生开完任务布置会,晚上10点才吃上晚饭。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由于国内知道飞盘运动的人很少,会玩飞盘的人更少,到场观看比赛的人都不愿意放过在真草赛场上玩一次飞盘的机会(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飞盘比赛的规则很独特,运动员遇到问题,便直接在赛场上商议裁决。要实现这种裁判方式,运动员之间必须相互尊重,这种“自判、商议”的精神被称为“极限飞盘精神”(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飞盘运动分为很多种,其中极限飞盘、高尔夫飞盘、勇气赛、飞盘狗和自由花式是目前国际上较为流行的飞盘类型。对于比赛用盘,每个类型均有相对应的专业飞盘(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中国极限飞盘比赛分为七人制和五人制,2015年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为7人制比赛,要求每只参赛队的男子人数不能高于5人,女子人数由参赛队相互协商决定(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王行不断地处理各种突发事件,连义工喝的水都要他安排到位。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王行在赛场边各支参赛队之间穿行。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为应对比赛的各种突发事件,王行租了一辆手动挡轿车。开车时,他有些紧张,一句话都不说,车上的乘客也全部系上了安全带(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王行给朋友看自己用手机拍的照片,自诩摄影技术一流。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王行朋友听说他办了场比赛,送来一箱土鸡蛋表示支持。5月23日,王行接到快递送货的电话。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参赛队员的晚餐安排在首都体育大学的食堂里,王行提前来到食堂和经理沟通,给自己要了两碗面,“食堂的臊子面味最正,念书的时候天天吃。”(5月23日摄)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王行一共租了3台公交车接送运动员,其中一辆干脆把车停在了首都体育大学门口的公交亭。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5月23日晚上,所有参赛队都到崇文门的一家酒吧里开party,王行给大家设计了一个比赛喝啤酒的环节。千龙网记者 于颖摄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卫(QE0003)  作者:于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