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法·图像故事]闫万军:10年匠心只为“中国好灯笼”

做龙骨、轧灯布、贴云子、嵌金丝……经过一番复杂而又讲究的制作工艺,一个大红灯笼就在红庙村党支部书记闫万军的手中渐渐成型。在北京怀柔区九渡河镇红庙村,聊起做灯笼,每个村民都能说上半天,而在十年前,这里家家户户悬挂的灯笼都来自外出采购……

[新活法·图像故事]闫万军:10年匠心只为“中国好灯笼” --做龙骨、轧灯布、贴云子、嵌金丝……经过一番复杂而又讲究的制作工艺,一个大红灯笼就在红庙村党支部书记闫万军的手中渐渐成型。在北京怀柔区九渡河镇红庙村,聊起做灯笼,每个村民都能说上半天,而在十年前,这里家家户户悬挂的灯笼都来自外出采购……

[新活法·图像故事]闫万军:10年匠心只为“中国好灯笼”

2016-03-14 16:4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做龙骨、轧灯布、贴云子、嵌金丝……经过一番复杂而又讲究的制作工艺,一个大红灯笼就在红庙村党支部书记闫万军的手中渐渐成型。

在北京怀柔区九渡河镇红庙村,聊起做灯笼,每个村民都能说上半天,而在十年前,这里家家户户悬挂的灯笼都来自外出采购。

十年前,一次出差的机会,让闫万军第一次知道做灯笼还需要那么复杂的技艺和讲究。“看看过节时,满大街的灯笼,你就会知道这其实也是一个致富的好路子,灯笼也许就是红庙的未来。”此时闫万军脑海中浮现出一副全村老少齐做灯笼的场面。而在当时的红庙村,每年人均纯收入不足5000元,如何致富是一直困扰红庙人的大难题。

在闫万军的亲手指导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个又一个的大红灯笼在村民的手里“鲜活饱满”起来。一经销售,销路竟出奇得好。如今,红庙村被称为“北京灯笼第一村”,他们制作的灯笼不但在国内各大城市销售,甚至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都能见到红庙灯笼的身影。

2009年起,红庙村与附近怀柔区九渡河镇黄花城小学合作建立起了特色课堂,每周闫万军都会带着灯笼师傅到学校给孩子们讲解灯笼的制作过程。说起为什么教孩子做灯笼,闫万军说,“不少孩子对灯笼制作很感兴趣,如果这种兴趣持续下去,将来他们长大了,或许就会来跟我学灯笼制作手艺,咱的红庙灯笼,就能传承下去了。”

中国灯笼又称为彩灯,起源于18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每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人们都挂起象征团圆意义的红灯笼,来营造一种喜庆的氛围。从此,灯笼就成为了中国人喜庆的象征。经过历代灯彩艺人的传承和发展,形成了丰富多彩的品种和高超的工艺水平。

“红庙灯笼”传承自清朝宫廷之中,后经几代传承人不断改良,已成为独具特色的一门彩灯手艺。“2008年奥运会,让我们真正打响了自己的品牌。2022年冬奥会,希望我们的灯笼可以走进奥运会场。”闫万军对未来充满期待。

春节刚过,灯笼厂便开始为明年的订单做准备。天刚亮,闫万军便开始做起了灯笼(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春节刚过,灯笼厂便开始为明年的订单做准备。天刚亮,闫万军便开始做起了灯笼(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自从灯笼厂开张,潘大姐就在这工作,转眼已有10年之久。每天她都会在窗边的缝纫机上制作灯笼的“外衣”(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自从灯笼厂开张,潘大姐就在这工作,转眼已有10年之久。每天她都会在窗边的缝纫机上制作灯笼的“外衣”(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一名女工将刚刚完工的灯笼整齐的码在一旁的空地上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一名女工将刚刚完工的灯笼整齐地码放在空地上(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2009年起,红庙村与附近怀柔区九渡河镇黄花城小学合作建立起了特色课堂,通过制作灯笼,小同学们也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2009年起,红庙村与附近怀柔区九渡河镇黄花城小学合作建立起了特色课堂,通过制作灯笼,学生们也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灯笼厂二楼被闫万军布置成了花灯展示厅,里面挂满了造型各异的花灯,最大的灯笼将近一人高。闫万军正为两只刚刚做好的“花瓶”(灯笼)找合适的位置(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灯笼厂二楼被闫万军布置成了花灯展示厅,里面挂满了造型各异的花灯,最大的灯笼将近一人高。闫万军正为两只刚刚做好的“花瓶”(灯笼)找合适的摆放位置(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春节前,地坛公园挂起的大红灯笼和花灯都出自闫万军之手,他最大的愿望便是“红庙灯笼”可以走进2022年的冬季奥运会(2014年1月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春节前,地坛公园挂起的大红灯笼和花灯都出自闫万军之手,他最大的愿望便是“红庙灯笼”可以走进2022年冬季奥运会(2014年1月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2010年红庙灯笼制作技艺被评为区级非遗,外地客商纷纷慕名而来(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2010年红庙灯笼制作技艺被评为区级非遗项目,外地客商纷纷慕名而来(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在怀柔区九渡河镇黄花城小学教室内,闫万军带着同学们将刚刚做好的灯笼挂起展示(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在怀柔区九渡河镇黄花城小学教室内,闫万军将同学们刚刚做好的灯笼挂起来展示(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红庙灯笼”是由钢丝骨架支撑的,确保了灯笼的耐久性。工厂的老技师将钢丝焊接成各种形状后,再又其他工人糊成灯笼(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红庙灯笼”由钢丝骨架支撑,确保了灯笼的耐久性。(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灯笼厂二楼展示大厅内,一名女工正在进行铺布工序(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灯笼厂二楼展示大厅内,一名女工正在进行铺布工序(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怀柔区九渡河镇东宫灯笼厂内,工人检查刚刚做好的灯笼(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怀柔区九渡河镇东宫灯笼厂内,工人检查刚刚做好的灯笼(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做龙骨、轧灯布、贴云子、嵌金丝……一只灯笼的诞生需要近二十到工艺。一名工人正在将云子处理平整(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做龙骨、轧灯布、贴云子、嵌金丝……一只灯笼的诞生需要近二十道工艺。一位工人正在将云子处理平整(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闫万军每天都会将挂在二楼展示大厅内的“北京灯笼第一村”的牌匾擦拭放正(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闫万军每天都将挂在二楼展示大厅内的“北京灯笼第一村”牌匾擦拭一新(3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一连几年闫万军都住在厂里,和灯笼们睡在一起。2013年翻盖的新家,闫万军从未住过,只有在空闲时才来打扫一番(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一连几年闫万军都住在工厂和灯笼睡在一起。2013年翻盖的新家,闫万军从未住过,只有在空闲时才来打扫一番(3月11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悦摄

责任编辑:张启新  作者:王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