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人图志]康宁: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后继乏人

已经78岁的康宁,住在市郊顺义一处绿树成荫、安静休闲的小区中,深居简出。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写字作画,院子里的各种花草都是写生的对象。由于喜欢垂钓、打台球,还被封为“三杆老人”,玩得转笔杆、球杆和钓鱼竿。康宁经常接触的就是自己的学生,在当今名喧利嚣、充满浮躁之气的画坛自甘寂寞,数十年潜心探索书画艺术。“我的心愿就把苦老的艺术继承下来。”

[匠人图志]康宁: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后继乏人--已经78岁的康宁,住在市郊顺义一处绿树成荫、安静休闲的小区中,深居简出。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写字作画,院子里的各种花草都是写生的对象。由于喜欢垂钓、打台球,还被封为“三杆老人”,玩得转笔杆、球杆和钓鱼竿。康宁经常接触的就是自己的学生,在当今名喧利嚣、充满浮躁之气的画坛自甘寂寞,数十年潜心探索书画艺术。“我的心愿就把苦老的艺术继承下来。”

[匠人图志]康宁: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后继乏人

2016-08-26 16:5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文字 纪敬

实习摄影记者 陈健男

康宁,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领军者,家学渊源,受长兄康殷(中国当代古文字学专家、古玺印专家、篆刻家、书法家、画家)影响,从小就学习画画。开始是临摹齐白石,印刷品、四条屏都是他的“老师”。因超龄错失中央美院附中,而去了北京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包装装潢。学画是不计较出身、专业、家世的,得踏实刻苦地学,能把寂寞的事业当成一种享受。康宁成为李苦禅晚年最得意的弟子。

师从苦禅 示范教学

“骨法用笔 随类赋彩”

1962年,康宁拜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为师,学习大写意花鸟画,到现在54年。李苦禅不仅是中国近代大写意花鸟画宗师,也是美术教育家。李苦禅的教育思想就是16个字:写生为本,临摹为用,不断创作,示范教学。“最重要的是示范教学,现在的老师没有示范教学,只是在讲,没有实践。学生没看见老师画画,就不知道什么是大写意花鸟,不知道从哪入手。”康宁仍清晰记住老师教学的做法,“李苦禅老师不然,讲荷花,把纸铺在这,逐步教你荷叶、荷花知道怎么用笔用墨,学生进步就快。中国画就是这样传承下来的。”

南齐谢赫的著作《画品》中提到画有六法: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光讲不行,得边讲边画。示范教学是李苦禅开古人之先河,近现代很少有人这样做。我也把这种做法继承下来,画小鸟麻雀、翠鸟,大鸟鹰、鹭鸶,皆亲手示范,这样学生才能印象深刻。”

以形写神 再创新风

“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

东晋画家顾恺之提出以形写神,画人物或数年不点目精,曰:“四体妍媸,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 中国花鸟画重视形似而不拘泥于形似,传神点睛固然重要,得有“形”作为基础。

李苦禅在世时,康宁一直在临摹老师的画,临摹了几十年,从外形上看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用笔和力道上还是有区别。“不知道传统,以为革旧就是创新。把传统的学到手,再创新一点不晚。”康宁对于自己的坚持干脆而执着。李苦禅于1983年去世,康宁开始创造自己的风格,想好自己的优势和突破的方向。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以书法入画,画风清新俊逸雅正。

“苦老那么厚重的东西,我是追不上,得靠自己的优势。用写生的功力和基础,与笔墨相结合。”康宁说,李苦禅画玉簪花有拙气,他就得按照自己的方式画,明快而灵动,与苦老区别开来。

画文人画 有品有识

陈师曾归结文人画的四要素,一为人品,二为学问,三为才情,四为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康宁自嘲,“我的追求就是活着的时候没人知道,死了以后忽然有人发现了。”就像徐渭死后20年,袁宏道发现并研究徐渭,还写下《徐文长传》,而后来追随者不计其数,其中有八大山人朱耷、郑板桥,齐白石等。康宁认为,明四家应该把徐青藤放在里面,那是花鸟画的祖师爷!

竹子坚韧和未出世先有节,郑板桥致力于兰竹的写意,是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一生熟读诗书,能默写“四书”。康宁不仅极为推崇郑板桥,自己也是身体力行,坚持活到老,学到老。他坚持研习《元人画册选集》,把其中每张画的提示都记录下来。“我一辈子都在学孙过庭《书谱》,书中字体变化大,灵活。三、四千字题款都用得上。屈原的《离骚》一共377句,近2500字,每天我都背诵,还有古诗文《论语》《庄子》等。”画文人画就得了解古代文人,有深厚的文化修和美学追求。

大写意花鸟画面临失传

李苦禅继承了中国画的传统,吸取石涛、八大山人、扬州画派、吴昌硕、齐白石等人的技法,在大写意绘画方面形成鲜明的风格。如今在这一脉上,作为弟子的康宁成为翘楚。

大写意花鸟画题材简单,往往几笔兰草,一枝小竹即可成画,对于运用笔墨的要求相对要高。“八大山人的画离想象的太远,不易学。我们没有融入那个时代的思想感情,学不了,只能远望。”康宁直言,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已经快失传,“从晋、五代、唐、宋、元明清,后一代都是在学前人的技法。现在学习前人的太少了,都认为传承就是守旧,把传统的都丢了,怎么创新,创新是有目标的。”

一幅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是诗书画印的结晶,创作大写意花鸟画需要很强的绘画功底。除了用笔、造型和构图外,诗词、篆刻等都需较高修养,康宁认为最重要的勤奋练习。“现代人过于逐利,都想成为大师,安心作画的太少。”

已经78岁的康宁,住在市郊顺义一处绿树成荫、安静休闲的小区中,深居简出。每天的生活基本就是写字作画,院子里的各种花草都是写生的对象。由于喜欢垂钓、打台球,还被封为“三杆老人”,玩得转笔杆、球杆和钓鱼竿。康宁经常接触的就是自己的学生,在当今名喧利嚣、充满浮躁之气的画坛自甘寂寞,数十年潜心探索书画艺术。“我的心愿就把苦老的艺术继承下来。”

6D8A0175

8月23日,康宁正在创作一幅水墨荷花。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022

8月23日,康宁介绍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是诗书画印的结晶。他说,创作大写意花鸟画需要很强的绘画功底。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037

康宁书房案头的笔墨纸砚(8月23日摄)。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144

8月23日,康宁向记者介绍,自己临摹了几十年老师的画,从外形上看几乎一模一样。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161

8月23日,康宁笔下的水墨荷花。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052

8月23日,康宁介绍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是诗书画印的结晶。她认为,创作大写意花鸟画需要很强的绘画功底。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080

8月23日,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家康宁向记者讲述画好一只公鸡,多观察、多写生是非常必要的。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0196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家康宁笔下的荷花(8月23日摄)。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责任编辑:  作者:陈健男(QE002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