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图像]国庆节,我在北京最冷的地方“看天”

2016-10-05 10:4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6D8A7342

韩文兴每天除了要记录天气相关数据,还要负责设备日常的维护。图为9月30日韩文兴检查称重式降水传感器。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千龙网北京10月4日讯(记者 王结石 实习记者 陈健男)在山上的20多年里,韩文兴经历过雷击险情,遭遇过大雪封山。换班的观测员同事换了又换……曾经的“小韩”,如今被人称为“韩叔”。这里西望海坨山、北看白河堡,长年累月不见人影,多与冷风为伴。夏季雷暴频发,冬季风雪连连,佛爷顶在记录中最低气温零下33.2摄氏度,全年平均气温只有5.3摄氏度,是北京有人值守气象站中最冷的一个。“我1992年开始在这里上班,这些年间换过好几个‘搭档’,但没能留下来,都觉得这里太枯燥。”韩文兴说道。

气象站的日常工作强度虽然并不大,但“孤独寂寞冷”让人难以忍受。延庆区佛爷顶国家气象观测站海拔1224.7米,是北京海拔最高的有人值守气象站。韩文兴是这里工作时间最长的测报员,从21岁起到现在,已经在此守护了24年。10月1日,当人们都在陪伴着家人的时候,韩文兴则在百里之外记录天气情况。看着别人都换了工作,韩文兴却不以为然。“每个岗位都需要有人值守,你不做自然有人做,我就是那个愿意去做的人,做好自己的事情,完成好岗位任务。别人怎么看待这份工作我无权干涉,我能做的就是坚守自己的岗位。”韩文兴说。

2010年1月,延庆遭遇几十年不遇的大雪,当时正好是韩文兴值班,上佛爷顶的小路被封,已经在山上待了15天的韩文兴只能继续值守。土豆、白菜吃光了,大米也所剩无几。为了节约粮食,韩文兴把米饭改为稀粥,三顿饭改成两顿,每顿也只敢喝一碗。即使这样,韩文兴也没耽误过一次观测任务,一直坚持到十几天后路上雪化了才离开。

工作这些年,他认为“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却委屈了家里人。1998年11月,母亲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当时韩文兴刚上山值班,没能及时回去,等韩文兴下山时,母亲已经住院十多天了。看着母亲苍白的脸庞,听着父亲的责骂,韩文兴只能紧紧地抓住母亲的手,默默地流泪。很多人不理解韩文兴,说他太傻,劝他换份工作。他都给回绝了,“我在这这么久,看着这里一点点的变化,都有感情了,这里就是我第二个家。”

2016年10月1日,韩文兴迎着祖国67周岁生日的第一道晨光,像往常一样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6D8A7277

称重式降水传感器主要用于测量降雪量,为了让仪器正常运转,需要防冻液等调剂进行前期维护。9月30日,韩文兴拿着防冻液等调配液准备维护仪器。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312

韩文兴为称重式降水传感器调试防冻剂。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362

每天,韩文兴除了要记录天气相关数据,还要负责设备日常的维护。图为9月30日,韩文兴检查称重式降水传感器。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357

韩文兴在检查称重式降水传感器仪器时,因容器倾斜导致仪器无法正常运转,韩文兴打电话向领导汇报情况。千龙网记者 王结石摄

6D8A7207

每隔一小时,韩文兴便会坐到电脑前,对实时的气象数据进行观察和记录。图为9月30日韩文兴整理天气数据。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26

9月30日,韩文兴向记者介绍之前拍摄的佛爷顶全景照片。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34

图为拍摄的一直在使用的台站档案和佛爷顶气象站原来的样子(9月30日摄)。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44

闲来无事时,韩文兴便会拿出曾用来测试温度的仪器捣鼓捣鼓。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49

虽然佛爷山海拔高,但却很潮湿,晚上睡觉摸摸被子经常潮乎乎的。每次一有阳光,韩文兴就会把被子拿出来晒晒。9月30日难得好天,韩文兴将屋里的被子拿出来晒晒,笑着说道:“今晚能睡个好觉啦。”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57

为了方便上级及时了解天气情况,韩文兴每次在电脑登记完数据都会向领导再汇报一次。图为9月30日,韩文兴向领导汇报当天的工作。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IMG_9062

韩文兴平时在气象站都是自己做饭,最拿手的是土豆烧茄子,“每次来这边做实验的朋友们,最爱吃我做的土豆烧茄子了。”韩文兴笑着说。千龙网记者 王结石摄

6D8A7172

韩文兴在佛爷顶气象监测站已经是第24个年头了,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观测台上巡视。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9122

9月30日,韩文兴最后一次检查对暗筒式日照计。这个仪器主要是记录太阳日出日落的时间,要在太阳升起前和落下后的时间段完成。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9150

韩文兴最后一次检查已经是晚上8点30分,韩文兴穿着单层的冲锋衣在5℃左右的环境下巡查近半个小时。“单位配发有军大衣,习惯了便不冷了。军大衣要留着冬天再穿,现在穿这个就足够了。”韩文兴说。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9167

10月1日,当人们享受国庆长假的时候,韩文兴早上7点不到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142

2003年设备改造后,韩文兴的工作简单了,只需查看仪器箱工作是否正常运转,其余的工作仪器箱会将数据实时回传到电脑上。图为9月30日韩文兴检查仪器箱。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259

为了让自己更充实,韩文兴报考了成人大学,选择的专业也是与气象相关的。图为气象站内的相关书籍(9月30日摄)。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6D8A7441

在山上工作后几乎很少有机会能去市里了,放假也会陪在家人身边,韩文兴已经有6年左右没看过国庆花坛了。10月1日,韩文兴翻手机,看到一个关于国庆的互动游戏,忍不住点开观看。千龙网实习记者 陈健男摄

责任编辑:王结石(QE0006)  作者:陈健男(QE0022)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