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图像五四特辑|空巢青年

这是一篇走进“空巢青年”内心世界的文章。 “空巢青年”百度百科中解释为:在大城市奋斗打拼的年轻人,他(她)们远离故乡、亲人,独居生活,缺乏感情寄托,没有家庭生活。2017年,千龙图像记者记录下他们的状态,讲述他们的故事。

千龙图像五四特辑|空巢青年--这是一篇走进“空巢青年”内心世界的文章。
“空巢青年”百度百科中解释为:在大城市奋斗打拼的年轻人,他(她)们远离故乡、亲人,独居生活,缺乏感情寄托,没有家庭生活。2017年,千龙图像记者记录下他们的状态,讲述他们的故事。

千龙图像五四特辑|空巢青年

2017-05-03 10:5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题记] 

这是一篇走进“空巢青年”内心世界的文章。

“空巢青年”百度百科中解释为:在大城市奋斗打拼的年轻人,他(她)们远离故乡、亲人,独居生活,缺乏感情寄托,没有家庭生活。

有媒体就报道称,中国空巢青年达2000万人。此项词语出现以来就持续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有人觉得“空巢青年”叫法太过悲凉,叫“独居青年”更为恰当。笔者认为,不管名称如何,“空巢”“独居”已成为当下青年群体在城市打拼生活的常态。

2017年,千龙图像记者记录下他们的状态,讲述他们的故事。 

AW8A1126

林治,福建三明人,23岁,2013年来北京,目前在北京市西城区一家房屋租赁中介门店做销售顾问。4月25日,林治站在租住的房间内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区(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北京市西城区红莲南路的一个小区内,一身西装革履的林治在23层的单间出租屋内对着镜子整理装束。摸摸领带,梳梳头发,林治的动作娴熟连贯,脚下放着的那对哑铃,是他每天随手拿起来进行锻炼的简单器材。

简单桌椅上摆放着一台破旧的老式彩电,床头边的红色沙发是十几米房间中最醒目的物品。

林治住房的楼层在周边算高的,透过窗户,密密麻麻的房屋映入眼帘。

林治说,他喜欢从窗户向外面看。

林治自述:

我基本上都在红莲南路周边居住,一个人住。

我父亲在家里那边做生意经营不太好,父母经常吵架,我很小就有在外漂泊的经历,幼儿园的时候寄读在亲戚家,加上我多少也受我妈多愁善感的影响,不知道怎么去排解心事,来到北京后,这种感受就好了很多。

我不怎么恋家,一般没什么事不会主动打电话给父母。我觉得我心态挺老的,身上没有多少年轻人的活力。

我不喜欢喧闹的场合,我跟一两个人可能聊得很好,要是三四或者五六个人的话我说几句话就会走开去做别的事。

我喜欢开朗可爱的女生,喜欢和东北人聊天,他们那种乐观豪爽很吸引人。以前我见人或者和人说话都比较腼腆,从事这份工作后因为要多和人打交道,现在说话各方面挺自然的,也学会了说笑话。

我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会去网吧玩玩游戏,也会去楼下和同事聊天。内心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活充实点,忙点累点,回到住的地方就不会想那么多。其实,需要改变的还是自己的心态。

 

AW8A0842

宋文颖,黑龙江哈尔滨人,24岁,来北京工作两年,现在在海淀区长春桥的一家英语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4月24日,北京南站,宋文颖在等一位驴友,两人此前约定当晚坐飞机去土耳其游玩(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宋文颖自述:

我刚来北京是在通州,对我这个爱玩的人来说通州那边很偏,不方便,所以就只住了一天就去海淀上地租了一个隔断间,在那住了一年,后来搬到了白石桥南,后来又搬到了角门西,现在住在大兴区生物医药基地地铁站附近,月租一千多块。

很多人觉得在北京一个人挺苦的,我还好。第一份工作周六周日都有休息,自己出去逛超市商场,或者爬山。要是打算一天宅在家里的话,就会放着音乐,在家里大扫除,然后自己研究做点好吃的,看看美剧,晚上夜跑。

自己一个人住有很多事要自己去做,慢慢就成了一个女汉子。

在外面热闹的环境中玩完,回到出租屋一个人安静下来就感觉挺孤单的,以前读书的时候上个厕所都要和同学一起。现在,特别是晚上坐公交或者地铁,看着外面那种灯火通明就感觉挺难受的,就会很想家。

 

AW8A9626

唐晓玲,四川人,27岁,从韩国留学回北京,现在在文化公司工作,租住在北京三元桥。唐晓玲的房间窗户朝北,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让整个房间显得很敞亮,门口挂着一小块帘子,推开虚掩着的门,唐晓玲像以往在家一样,端坐在床沿边处理工作上的事,她还会看综艺节目和一些影视剧(3月26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唐晓玲自述:

一个人住挺好的,要说没有一点孤独感不可能,偶尔还是有的。我觉得空巢青年这方面主要是映射一种心理上的空虚孤独吧,其实在哪个城市生活都一样,我的适应能力还挺强的。

工作很多年的人和我们这种出来工作一两年的人心态差别很大,像我这种现在还很兴奋,可能再过几年后我就会去别的地方。

当你的工资涨了就会想换(租房的地方),然后钱就存不下来了,我自己还会上交一部分给我妈。

我比较喜欢运动,还有听音乐看电影之类的,以前会凌晨三点起来看网球比赛直播,现在不会。也想去参加一些各式各样的社团,扩大自己的交际圈,但是每次出差上完班回到家就想:哎呀,好累,睡觉去吧。

我手机上也关注了很多公众号,周末也有很多活动就是自己不愿动了。加上长时间不在自己的圈子里你会有一种社交恐惧症,就是觉得你认识一个新的朋友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所以有时候就会想想,还是在家吧。

 

AW8A9774

伊雷,吉林长春人,28岁,来北京搬了三次家,一年多以前搬到望京居住,目前在北京一家新媒体公司工作。4月13日,伊雷在租住房间内逗猫(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道一个老旧小区内,伊雷穿着拖鞋,从顶层下楼将满满一袋垃圾扔进垃圾桶。一套三居室的房间内,经过两扇紧闭的门,往最里面的那间就是伊雷租住的那间房。打开房门,一只花猫快速窜到床下,旁边堆放着资本论、启示录等书籍,台式电脑边上放着老板送给他的游戏手柄。靠窗的位置,两把吉他静静地靠在衣柜边,伊雷躺在床上点了一只烟,逗着花猫。这只猫是伊雷和他前女友捡来的,伊雷说,它一点都没有猫那种高冷的样子,反而喜欢粘人。

伊雷自述:

我是2010年来北京的,当时住在国贸附近,是单位宿舍,住的时候发现有蟑螂,我特别怕那种虫子,把全身捂住怕有一只钻进来,住了一个礼拜后,就不怕了,习惯了。后来搬到了亚运村,也在望京住过一个600块钱的没有窗户的隔断间。

我觉得一个人住挺好的,我也是一个比较理想主义的人,这几年没想结婚的事,一方面自己经济能力没达到,另一方面自己也没玩够。

我这人玩心重,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喜欢出去喝酒吃饭什么的,冬天养了这只猫以后我也不怎么出去了,就在家打打游戏,看看美剧,看看书。

两把吉他中有一把是我上学的时候买的,有些年了,还是有感情的。来北京后我一直从事的是记者采编类的工作,希望把现在这个行业做深做透,今后不管是转型管理还是经营或者去从事别的行业都可以。我想我会一直在北京,毕竟是文化中心,资源很集中,会在这做下去。

 

微信图片_20170426151308

杨文豪,河南信阳人,28岁,在北京工作6年,从事互联网金融工作。4月25日下班后的杨文豪乘坐北京地铁6号线去与朋友聚会(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杨文豪自述:

我以前和同学合租过,现在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带卫生间的那种。水电费加起来一个月差不多一千块钱。刚开始在海淀区那住了两年,后来搬到旧宫地铁站附近,当时那条件太差只住了几个月就搬了,现在还是在旧宫地铁站附近租住。

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回去就基本呆在住的地方。以前回到住的地方就是玩玩游戏打发时间,现在很多时候是看看电视剧之类的。

我身边的同学和朋友在北京越来越少了,很多人去了别的城市,我觉得在外面肯定避免不了,肯定要经历空巢青年这样一个过程。这种状态就是比较无聊,孤单倒没有,男的还好,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心里上肯定有孤单的感受。还是要多出去转转,多交朋友,培养一两个兴趣爱好是最好的。

 

AW8A0731

陈全洲,湖北孝感人,38岁,2007年来北京打拼,做过五金用品店主,帮人抬过煤气罐,现在在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奶东村做旅馆生意。4月23日陈全洲在出租房内做菜(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奶东村牌楼往前走几十米的第一个路口上有个褪色的旅馆招牌,那里就是陈全洲开的。陈全洲租下房东一层楼用来开旅馆,自己住在十来平米的小房间,简易的灶台紧挨着床,床顶上放置着衣物等其他物品。他的房间没有电视,没客人的时候,陈全洲会到对面的房间去看电视。

陈全洲自述:

我来北京到现在有十年了。没来北京之前在太原、郑州、东北这些地方做装修工,后来在北京通过亲戚在朝阳区黑桥那开始做五金生意,后来到了费家村,四五年前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开旅馆。我觉得我也算是个空巢青年,我结了婚,老婆在湖北老家带孩子,现在就我自己一个人住在十几平米的房子里。我没结婚的时候挣钱不够花,特别喜欢打牌,出远门还要家里给路费。现在打牌很少也就过年回家和兄弟四个玩会儿。

我孩子以前成绩还行,现在读三年级,老师打电话来说,孩子成绩下降了,爷爷奶奶带着不长久,要有人回来,我老婆后来就回去带孩子了。

我做这个都是借的钱,我们在外面挣再多的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孩子。

做旅馆生意后,考虑到降低成本,现在就我一人运营着9间房,每天就是在家呆着,要么就拿手机玩,上午还好点打扫卫生收拾房间,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来北京十年,都没去过长城,以前有在这住的房客开车说要带我去,我一想去那肯定要花一天,回来估计就是晚上了,那样的话旅馆的生意就会耽搁一天。

我一个人挺喜欢弄菜的,中午吃完饭就睡觉,有时不睡觉就去村里旁边的小公园转转。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至少不孤单,有人和你聊天,再怎么话少的人都能说几句话,吃饭也有食欲。

我现在就想是多赚点钱在家里县城买套房,那样孩子读书也方便。

 

AW8A9853

左一,甘肃天水人,28岁,2010年来北京,现租住在北京市朝阳区星火西路一小区,目前在创业阶段。图为左一在自己的房间内翻阅书籍(4月15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左一自述:

我换了六七个住的地方,刚来北京住在中国传媒大学那边,前不久才搬到星火西路这里。我算是第一批租住在地下室的,因为换工作,中间也经历过住四五户人的房子,工资慢慢高了就选更好的房子了。

我这人不抽烟不喝酒,在北京工作那么忙那么累,我觉得在住上面还是要追求舒服点。目前这个房子签了三年合同,一个月三千多的房租,没什么大问题就一直住下去吧。

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去找事情干。比如看最近火的《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剧,我看进去了就不会觉得无聊。我还喜欢看书,经管、文学小说类的图书都会时常翻翻,真要无聊的时候我就去唱歌,或者和朋友聚会。

我也会弄点菜,我爸是厨师,所以从小就看着他弄,多少自己也学会了一些。我性格是很外向,加上工作上也涉及到商务这块,就会和不同的人聊,所以很少会感到孤独。

 

AW8A9704

彭柏瑜,27岁,来自台湾,住在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路地铁站附近,在北京世贸天阶附近的一家公司从事影视类工作(3月26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离金台路地铁站几百米距离的几栋20多层楼的小区内,来自台湾的彭柏瑜就住在其中的一栋楼里。这里去国贸CBD等地方都很方便,平常下班的彭柏瑜走路十几分钟就能到家。她租住的20平米左右的房间有一个小阳台对着马路,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朝阳公园。窗台上的玻璃瓶里透着烛光,彭柏瑜躺坐在床上把玩手机后下楼去了附近商店,她说,想喝点红酒。

彭柏瑜自述: 

一个人住会有安全疑虑,就是和同事或者朋友不在同一栋楼,但至少能有个什么事情能帮助,生病什么的也会有人发现。我在清华大学读的研究生,我在台湾的同学也经常叫我回台湾工作,目前我就只想在北京、上海生活,我喜欢大城市那种文艺类的气息。在台北,我几乎每个月都会去剧场看电影或者去看展览,北京很大,我也不熟悉,一般出去玩得少。

在北京印象深的是2015年那次阅兵,当时我住的地方能看到那些武器装备,很兴奋。

我之前换了一个地方,因为租房合同到期。现在租的这个地方比较好的是有餐厅,平常喜欢吃的都可以动手做,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烘焙师。而且在住的地方大家有什么事情也还可约在家里聊聊,顺便还能交流下行业信息。

 

AW8A0949

孙家耀,新疆乌鲁木齐人,30岁,在北京市海淀区西二旗的一家公司从事程序员工作。4月25日,孙家耀午间吃完饭后在单位附近的街道散步(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孙家耀自述:

我2009年来北京读书,到现在7年多了。毕业后在北京住过两个地方,现在住在北苑路北这边的一个单间,月租近2000块。

我觉得在北京找工作的机会比较多,毕竟是首都各方面的资源都很集中,办事虽然方便但在来回的路上要花不少时间,还有坐车都是人挤人,一开始特别反感,后来觉得大家都一样也就没什么了。

我住的地方大概十几平米,我觉得一个人住有好有坏。有人喜欢静,喜欢这种状态,我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比较孤单,心情不好的时候也难找到人去倾诉,还有生病的时候基本上是自己一个人去医院看医生,印象深的是第一次租房的地方门坏了,后来还是我自己去修。冬天的时候我是黑天出门,黑夜回家,挺感慨的。

我觉得到大城市打拼,一开始大部分人都会有单独租住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空巢青年的这么一个过程,要慢慢从这种状态中转换出来。当然,有合适的时机还是希望能找个合得来的人合租比较好,大家有事帮忙也方便。

(注:应采访人要求,伊雷、左一、孙家耀为化名。)

责任编辑:刘阳、张启新  作者:万小军(QE002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