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图像]即将消失的小站养马场

2017-08-10 16:5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AW8A8836

沿着北京市石景山区莲石西路行进到水泥厂后身路,七拐八拐行驶到首钢遗址公园片区后,导航地图上显示没有路,下车向右走过一片工地,跨过一堵红色的砖墙,长过半腰的杂草间一条小路延伸的尽头有几栋房屋建筑,那就是养马场站。养马场站是丰沙铁路上的一个小火车站,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古城街道养马场村境内,离北京站30公里,建于1952年。2017年是养马场站最后一个暑运了。随着北京长安街西延、中低速磁悬浮S1线等工程的开工建设,2017年10月底这个小站就将被拆除。一个小站的消失,带来的却是长安街西延、锅炉厂路西延、北辛安路与丰沙铁路交叉跨越和北京首钢地区规划、永定河景观带及北京市的长远规划等城市道路、空间和景观的延伸、拓展、建立。图为掩映在树丛中的养马场站站房(8月9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794

养马场站的消失多少都让站里的员工不舍,尽管离拆除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但站里的员工丝毫不敢懈怠,每天坚守在岗位负责列车接发和会让。图为站长黄万军在上岗前检查对讲机(8月9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01

一条围墙将轨道区与员工休息房隔开,紧贴围墙的一条十几米长的小路是黄万军每次去集中楼必经之路。集中楼是员工的工作间,一名值班员和两助理值班员在集中楼一楼的行车室工作,对讲机和仪器设备不时地传出列车调度的有关信息(8月9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21

养马场站曾是支援首钢建设的重要交通站点。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为站台太小,出于安全考虑停办客运,后来又取消了货车装卸作业。目前,只负责列车接发和会让。列车通过不停车,但要和小站进行车机联控才能通过,工作人员要对列车进行排列进路。图为黄万军在养马场站站台目送经过的列车(8月9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27

养马场站好几处都悬挂了接触网供电示意图,方便大家记忆。图为养马场站接触网供电示意图8月9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18

“最累,比我以前干站长还要累。”57岁的黄万军老家在河北沧州,是一名“老铁路”。父亲是铁道兵,自己在铁路上干了三十多年,女儿也在铁路系统工作。在京原线奇峰塔站做站长时黄万军一天接50多趟列车,而在养马场站翻了几倍,一天要接260多趟列车。2013年到养马场站工作的他没想到自己是这里最后一任站长(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25

8月9日,工作人员在养马场站行车室作业。这个平均5分钟就有一趟列车经过的小站,对讲机和电话里不时传出列车行进信息,让工作人员绷紧着神经(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65

8月9日,黄万军在厨房拿出洋葱准备中午的伙食。由于养马场站位置偏僻,出行购物都不方便,黄万军每次买菜都要买一周的量。买的多是洋葱、土豆之类的蔬菜,这样的蔬菜可以放好几天都不会坏。养马场站有15名员工,分成四个班,每班工作12小时。黄万军说碰到了员工有事休息的时候自己就要到站替班,除了日常的巡查线路等工作外,黄万军还要给大家煮饭烧菜(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AW8A8832

8月9日,长安街西延丰沙线改造工程工地现场,工地与养马场站仅一墙之隔。随着养马场站拆除日期的临近,黄万军还有很多扫尾工作要做,站好最后一班岗是现在全站人员的目标。“人到哪都有感情,都是工作。”黄万军说(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万小军摄

责任编辑:李贺  作者:万小军(QE002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