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温度]“大爷,我们送您回家“ 90后社工小白的故事

[北京温度]“大爷,我们送您回家“ 90后社工小白的故事--

[北京温度]“大爷,我们送您回家“ 90后社工小白的故事

2017-12-19 11:0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如今,越来越多的社工机构和专业社工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出现在社会福利、社区建设、婚姻家庭、精神卫生等领域,这些社工在向民众提供专业服务的同时扮演着社会治疗师的角色,连接着政府机构和基层百姓,成为社会管理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千龙网记者近日跟随90后社工许晴晴和她的三位同事,在冬日的北京记录下社工帮扶的过程,向大家讲述一位“社工小白”的故事。

民政部2012年发布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简称《社工规划》)中指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是具有一定社会工作专业知识和技能,在社会福利、社会救助、扶贫济困、慈善事业、群众文化等领域直接提供社会服务的专门人员。22岁的许晴晴就是一名新进社工领域不到一年的“社工小白”。许晴晴是安徽黄山人,2017年在北京一所高校社会工作专业毕业后留在北京市方舟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她日常工作主要是进行困境未成年人和外展救助。简单来讲,就是帮助社会上需要帮助的困难人员。相比社会上对社工的各种昵称,许晴晴比较认同社工就是社会治疗师的这一称谓。

AW8A5316

许晴晴和三位同事张汀(后排左一),史自成(右二),张正祥(左二)在马路边等车。四人都是90后。1993年生的张汀是辽宁人,在四人当中年纪最大,没做社工前在建筑行业工作,她说社工要了解很多政策,可以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和同事一起入户走访的过程也很暖心。1994年生的史自成跟许晴晴是安徽老乡,2017年来北京读法律专业的研究生,8月来到社工服务中心。史自成认为读法律专业不一定都要去公检法系统,或者是去律所做律师,他认为社工是连接政府官方和需要救助的基层对象之间的一座桥梁,这种连接作用很重要,能更好帮助解决问题。张正祥也是94年的,贵州人,主要在社区里进行相关的服务工作。他很认同社工领域的一句话就是:助人自助(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814

许晴晴和同事们每次外出都会随身携带社工服,穿上它是表明身份的一种方式。许晴晴是社工科班出身,用她的话说困境未成年人是指那些无父母监护、父母无力监护、父母不愿监护以及父母不适合监护的暂时或永久性脱离家庭环境的儿童, 因受到虐待而处于实际丧失家庭功能的家庭环境中的儿童,或者是在生理精神方面存在缺陷的儿童。许晴晴前期会通过走访入户,确定所需要进行服务的个案。后期再通过已经建立的困境未成年人救助系统,及时更新数据并处理,提高服务质量和水平,还要做好工作记录(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598

许晴晴和同事在望京阜通地铁站候车。这次,许晴晴和同事要去望京一处立交桥桥洞里探望一位流浪大爷,他们前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了流浪大爷的相关信息,并了解到流浪大爷在下午四点后才会回到桥洞(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311

这次,许晴晴拿着救助站提供的大衣,并准备了一些食物和水,希望给寒冬中的流浪大爷带去一些温暖(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532

“大爷,您叫什么?哪里人啊?知道家里人在哪吗?去救助站吗?那里可以送您回家。这是我们带给您的大衣,晚上记得穿上保暖。”桥洞里,许晴晴和同事们边问边拿出大衣给流浪大爷。离开时,许晴晴拿着社工中心的宣传册给流浪大爷讲解,特别提到有困难的时候打上面的联系电话,流浪大爷笑着连连说好(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438

许晴晴和同事走过阜通西大街和望京街交汇的立交桥桥洞。流浪大爷有很浓的方言,他说自己是甘肃人,来北京也有好几年了,有热心人看到他还点过外卖送来给他吃。许晴晴说,流浪大爷不愿意回家,经常用捡来的衣服卖钱维持生计(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798

许晴晴和同事张正祥在向社工督导反馈工作进度情况。一般情况下,许晴晴每周一会去社工机构参加例会,周二周三去朝阳区救助管理站进行困境未成年工作,周四进行外展救助工作,周五会对困境未成年人电话或者实地回访,以及个案对象服务。“社会工作者又被称为社会治疗师,现在还有很多人依靠乞讨在生存,那就说明社会上还有许多的问题亟待我们去解决。虽然我们现在的力量还很微弱,但是我坚信一点一滴的爱心交汇足以成“江河”,让我们现在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12月11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684

许晴晴在住处拿架子上的专业书籍准备复习。许晴晴还记得第一次做外展救助工作时的经历。2017年2月,许晴晴和同事采购完活动物资返回的路途中,发现了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乞讨人员瘫坐在马路边上,两人立刻准备了相应的食物和水,并向前询问了情况。了解到这位流浪人员早年从河南老家来京,因为没有相应的文化和工作技能一直通过流浪乞讨来维持生计,现在老家已经没有亲人了(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269

寒冬下的北京街头,许晴晴和同事穿着社工蓝马甲穿梭在街头协助救助站工作人员做主题宣传活动。“了解到那位乞讨人员的基本情况后,我和同事将救助站的地址等信息连同食物和水一起给了这位服务对象。他对我们表示感谢,他们那种略带异常的眼神和压抑的说话方式,让人心疼。”在许晴晴眼里,流浪乞讨人员都是她的救助服务对象,虽然这次救助过程不复杂,但是却让许晴晴一直感触至今。许晴晴说:“回想起救助对象脸上真心感谢的模样,让我更加坚定选择走职业社工道路。”(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773

晚上7时57分,许晴晴掏出手机翻看自己的步数,排行榜第一名就是她,步数超两万步。救助服务对象的过程中也不是事事顺利,许晴晴记得4月份通过走访入户困境未成年人家庭了解到了一个在读初中的男孩因为与学校老师同学、家长多方面的关系不和谐导致心理困境,直接表现厌学,通过玩游戏来发泄情绪。男孩的复杂情况需要调动多方资源来解决,对于没多少实践经验的许晴晴来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很吃力。“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虽然这话比较土气,但是拿来勉励自己还真是简单又实用。”许晴晴自己鼓励自己,通过对男孩的面对面沟通以及学校、同学和所在社区多方了解后,许晴晴梳理出了男孩的问题以及需要救助的方向,并把综合情况反馈了所在的社工机构督导。“在督导的帮助下,初步规划了对他的服务计划,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工作,链接多方资源,专业的心理社工和社区的未成年保护专干,以及救助站未成年人保护办公室工作人员,共同面对男孩的问题。”(12月11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605

社工领域里,对男孩这样的救助称为“个案”。就跟警察办案一样,接到需要救助的信息,确定了再立案,立案后就是解决问题的时候。社工还要对个案进行跟踪,经过对男孩的三个多月的个案跟踪后,他已经成功入学,通过为其制定合理的作息时间,张弛有度地玩游戏也得到了其母亲的认可,这让许晴晴更加坚定了继续从事社会工作的决心和信心(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AW8A5641

许晴晴租住在通州,下地铁后还要走十几分钟的路才能到家。《社工规划》指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社工规划》中提出,到2020年,我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总量要达到145万。目前,我国社工专业人才总量达到76万人,其中持证社工28万多人。现在的许晴晴一边工作一边复习,准备考取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许晴晴说,她希望有个经验丰富的老社工能在业务上教教自己,而作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希望能在以后的职业生涯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帮助更多的人(12月8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责任编辑:李贺(QE0011)  作者:万小军(QE0024)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