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甘肃古浪三代治沙人让荒漠披绿装

2018-12-21 13:3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5U1A9797

12月20日,在国家博物馆“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展厅里,观众们驻足在一块展板前,上书“古有愚公移大山 今有老汉治沙滩”,而在古浪县乃至甘肃省,了解治沙的人,只要提到“六老汉”无不唏嘘感慨、赞叹不已。图为甘肃省古浪县治沙人在国家博物馆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千龙网北京12月21日讯(记者 耿子叶)12月20日,在国家博物馆“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展厅里,观众们驻足在一块展板前,上书“古有愚公移大山 今有老汉治沙滩”,而在古浪县乃至甘肃省,了解治沙的人,只要提到“六老汉”无不唏嘘感慨、赞叹不已。

地处河西走廊东端,腾格里沙漠南缘的甘肃省古浪县有一个叫八步沙的地方。曾经,人们形容风沙肆虐的八步沙是“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

眼望着茫茫黄沙不断吞噬村庄良田,37年前,贺发林、石满、郭朝明、张润源、程海和罗元奎6位老人,不甘心将世代生活的家园拱手让给沙漠,挺进八步沙,向茫茫黄沙挑战,在治沙合同书上摁下鲜红的指印,以联户承包的形式组建了八步沙集体林场,承包治理7.5万亩流沙,这6位老人被当地人亲切地叫作“六老汉”。

他们在一望无际的沙丘上“安营扎寨”,挖一条壕沟铺上被褥算住房,放3块砖支一口锅,一天三顿饭就这么做。他们披星戴月在沙丘上连片栽植花棒、榆树和沙枣,累了,抽几口旱烟解乏;冷了,生一堆火暖身。

让茫茫沙漠披上绿装谈何容易?第一年,他们造林1万亩,第二年春季,一场大风就把六七成的苗子刮没了。“六老汉们观察发现,如果在树窝周围埋上麦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树苗就能保住,由此,“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成为最经济实用的治沙工程技术措施,造林成活率和保存率大幅度提高。

“六老汉的头白了,八步沙的树绿了。10多个春秋过去了,7万多亩沙丘披上了绿装。

如今,当初的“六老汉在世的只有程海和张润源两位,但八步沙“六老汉”的故事正在代代延续,郭老汉儿子郭万刚、贺老汉儿子贺中强、石老汉儿子石银山、罗老汉儿子罗兴全、程老汉儿子程生学、张老汉女婿王志鹏接过了治沙的接力棒,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咬定治沙不放松,绿洲继续向腾格里沙漠挺进。

1993年起,由于国家生态政策的调整,八步沙林场没有了造林补助,1995年,林场就开始发不出工资了,面临破产倒闭的危机。“治沙不能越治越穷,要让沙为人造福。”困难面前,郭万刚站了出来,他提议在林场附近购置300亩荒地,打眼机井,种些小麦、玉米等粮食和西瓜、西红柿等经济作物,探索多种经营,硬是走出了一条“以农促林、以副养林、农林并举、科学发展”的新路子,使治理后的荒漠发挥经济效益,林场固定资产由原来的200多万元增加到2000多万元,职工年收入由原来的年均不足3000元增加到现在的5万多元。

只要播得下种、看得见根,就能筑牢一道道生态屏障,书写一个个绿色传奇。2016年5月,郭朝明的孙子,郭万刚的侄子郭玺来到林场,成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同年,林场迎来了第一位大学生陈树君。在三代“愚公”的不懈努力下,八步沙林场发展为古浪唯一一家由农民联户组建的生态公益性林场,也成为甘肃省农民联户承包治沙造林的典型之一。

随着国家对生态治理力度的不断加大,具有丰富治沙经验的第二代、第三代八步沙治沙人承担了更多治沙任务。2015年,他们又承包了甘肃和内蒙古交界的麻黄塘治理任务,管护面积15.7万亩,先后承接了国家重点工程西气东输、西油东送、甘塘至武威南铁路古浪段等植被恢复工程,并带领八步沙周边农民共同参与治沙造林,不仅扩大了治沙队伍,也增加了当地群众收入。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他们又开始探索将防沙治沙与产业富民、精准扶贫相结合,按照“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在本县6万多人的黄花滩移民区流转2500多户贫困户的1.25万亩土地,种植梭梭嫁接肉苁蓉、枸杞、红枣,帮助从山区下来的移民贫困群众发展特色产业,实现增收致富。“建设生态文明是一项长期的任务,我们要一代一代坚持做下去,再造秀美山川,让山更绿水更清,造福子孙后代。”郭万刚说。

5U1A9925

12月20日,在国家博物馆展厅里,观众们驻足在一块展板前,上书“古有愚公移大山 今有老汉治沙滩”(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5U1A9820

12月20日,甘肃省古浪县治沙人在国家博物馆展览现场参观(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耿子叶摄

责任编辑:柳杰(QJ0003)  作者:耿子叶(Q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