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首页

【新活法·图像故事】“化茧成蝶”的邓秀梅


2015-01-22 09:19:14来源:千龙网
  1995年,一位在北京门头沟某琉璃工艺品厂工作的塑型师转行做了理发师。

  5年之后,这位理发师到丈夫开的煤矿当起了厨师。

  2002年,这位厨师又养起了蝴蝶。

  这位“转行高手”叫邓秀梅,在不断变换的“活法”中,她找到了目前最喜欢的职业:经营蝴蝶观光旅游。

  1月17日,阳光透过顶棚照射着邓秀梅在门头沟区龙泉务村的网室蝴蝶园,里面一只蝴蝶都没有。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邓秀梅笑着说:“我们从每年4月底开始养,一年要养三四批。7、8、9三个月是最旺的季节,冬天不养。”

  回忆起刚开始养蝴蝶的情景,邓秀梅说:“那时候,这个园子只有现在的一半大小,四周也没围起来,网格围栏和弧形顶棚都是后来改进的。”

  除了网室蝴蝶园,邓秀梅还开辟了20亩的露天蝴蝶园,种着低矮的蜜源植物散养蝴蝶。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邓秀梅和丈夫赵清林在园子里套种了樱桃树(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卫摄 

  夏天,游客不仅可以在这里观赏蝴蝶,还可以采摘樱桃和蔬菜。樱桃园旁边是餐饮区,游客可以在这里吃饭烧烤。蝴蝶观光、蝴蝶标本、蝴蝶画展览、餐饮、住宿等服务,在这里都有。但邓秀梅并不满足于此,她指着樱桃树说:“2015年,我想在樱桃园里搭上帐篷,把露营项目做起来。”

  这是过去的邓秀梅没有预料到的。

  1995年,邓秀梅经营着一家美容美发店。“我挺喜欢给人做头发,我觉得这和在给琉璃工艺品塑型一样,也是塑型。”在邓秀梅看来,“美容美发是‘软雕塑’”。“但老赵嫌我挣得少,让我把店关了,去矿上给他煮饭。”邓秀梅两年多的“软雕塑”工作就此结束。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我儿子那时候才两三岁,在煤矿上玩得跟个小黑人一样,现在都大小伙子了。”邓秀梅翻出了儿子在煤矿上玩耍的照片,回忆起那时的生活,感叹时光飞逝(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关掉理发店后,邓秀梅便来到丈夫的煤矿做饭带孩子。每天闻着粉尘味,担心儿子的健康。他们的煤矿开了13年没出过一起事故,但她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

2010年8月15日,邓秀梅与丈夫赵清林在蝴蝶园交流。千龙网发 邓秀梅供图

  “2000年,我们关闭了煤矿,不知道干什么好。去马来西亚旅游的时候,看到他们有人专门饲养蝴蝶,感觉挺好的。心想着我们也养点试试吧。”邓秀梅说:“刚开始养的时候,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这些蝴蝶能做什么,只是觉得没别的什么事干,就先养着吧。”

邓秀梅的网室蝴蝶园种着各种蜜源植物(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蝴蝶幼虫时期靠咬食寄主植物赖以生存,成虫期吸食蜜源植物。因此,邓秀梅创业的第一年,几乎全部用来种植物了。真正养蝴蝶是从2001年开始的。

2015年1月17日,各种工具散放在邓秀梅的蝴蝶园里。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创业之初,邓秀梅和丈夫赵清林经常全国各地跑,一是买种蛹,二是向养殖专家讨教技艺。

  除了买部分种蛹外,夫妻俩还需要上山采集一些幼虫。那时没雇人,所有事情都得夫妻俩自己打理。除了辛苦,也遭遇过一些损失。

  “第一年从南方进了两三千只大红蛱蝶,由于不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性,结果连卵都没产就死了。”邓秀梅回忆道。还有一次,一种蝴蝶的天敌将卵产在蝴蝶幼虫身上,然后寄生其中,这种寄生生物侵略性极强,最终导致邓秀梅损失了三四万只蛹。

2009年6月12日,邓秀梅为一场婚礼提供蝴蝶放飞。千龙网发 邓秀梅供图

  与婚庆公司合作,在婚礼上放飞蝴蝶,是蝴蝶园的一大主要业务。

  漫天蝶舞的婚礼让很多人觉得浪漫,作为提供这项服务的人,邓秀梅道出了其中的艰辛:“每场婚礼放飞,我们都要提前一周就开始准备,挑选合适的蝴蝶品种进行羽化。婚礼前三天之内完成装箱,婚礼当天送到现场。”

  蝴蝶不飞是邓秀梅最担心的事。在创业之初,有一天,邓秀梅与丈夫赵清林同时赶去两场婚礼放飞。邓秀梅的放飞很成功,而赵清林带到现场的蝴蝶却没飞,新人家属很不高兴。邓秀梅介绍说,放飞蝴蝶对温度和湿度极其讲究。而那一次运输蝴蝶的箱子是自己动手做的,赵清林没有掌握好箱子的温度,以至于箱子里温度太高,蝴蝶闷死了。

  随着养殖经验的积累和蝴蝶放飞箱体的改进,这样的情况再没出现过,但邓秀梅依然对此十分紧张,“每次都要等蝴蝶顺利飞起来才能放心”。

2014年6月23日,邓秀梅穿上了旗袍,和丈夫一起将刚羽化出来的绿带翠凤蝶放飞到大棚。千龙网发 邓秀梅供图

  蝴蝶被喻为飞舞的花朵,大自然的舞姬。蝴蝶之美,在其色斑斓、舞翩跹,极富观赏价值。邓秀梅的蝴蝶园里养着柑橘凤蝶、丝带凤蝶、大紫侠蝶、绿带翠凤蝶等多种漂亮的蝴蝶,一到春夏,它们便成了这里的主角。

邓秀梅的展览室收集着各种蝴蝶翅膀(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蝴蝶的一生要经历4种形态:卵、幼虫、蛹、成虫。人们常说的蝴蝶是成虫期,蝴蝶在成虫期只有7到40天的生命。

  蝴蝶死后,无法起舞,却依旧斑斓。若将它们直接扔了,邓秀梅觉得太可惜。从小爱画画的她想到了蝴蝶画,蝴蝶是绝佳的画材,蝶画也可以延续蝴蝶的美。

2015年1月17日,邓秀梅来到蝶画展览室做起了蝴蝶画,这是蝴蝶园冬天的主要工作。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刚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个人爱好”,邓秀梅介绍说。2006年,她的蝶画作品在红螺杯北京乡村旅游商品设计大奖赛上获得优秀奖。邓秀梅从中看到了商机,回去便开起了工作室,招聘了10多名有绘画基础的妇女制作蝶画,开始了蝴蝶园的第三项业务。

  “真正的盈利也是这一年,之前都没怎么赚到钱”,邓秀梅回忆道。

邓秀梅在一幅蝶画上描了起来(2015年1月17日)。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2007年,她的一套《红楼12钗》被亚都国际拍卖行拍到了16000元,并获得第六届国际农产品交易会突出贸易奖。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邓秀梅越来越忙,制作蝶画的工作大多交给了工人去做。

展览室对面的库房里存放着制作好的大批蝶画(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如今,邓秀梅制作的蝶画不仅在国内受到欢迎,在日本、东南亚、俄罗斯等国的销量也不错。

  邓秀梅说:“但欧洲人对蝶画不太认可,他们觉得这是蝴蝶的身体,感觉不舒服。而且,2014年的销量比往年下降了不少。”因此,邓秀梅计划2015年更多地开展蝴蝶画DIY的业务。

邓秀梅的蝴蝶标本室里展示的“情侣蝶”(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卫摄

  从蝴蝶园开建,邓秀梅就开始收集制作蝴蝶标本。2008年,她开设了标本室供人们参观。目前,标本室展示着600多种、3000多只蝴蝶,而她却只养了其中的十几种。

  邓秀梅说:“这些标本展示的蝴蝶都是世界上最美的、最大的、最小的、碟翅振动频率最高的……有很多稀有品种。而我们养的都是一些大众品种,以我们北方的蝴蝶居多。国家保护的品种,我们没养。”

2012年6月1日,邓秀梅陪同前来游玩的学生观看蝴蝶。千龙网发  邓秀梅供图

  这些年,邓秀梅的蝴蝶园吸引了国内外不少学生前来观光玩耍。2012年,她开始和龙泉务小学合作,每年都会有学生来蝴蝶园开展科普实践活动。

  蝶画展览室隔壁的展厅摆放着各种羽毛画(2015年1月17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我从小就爱画画,见着一片落叶、边角布料,都想拿去作画”,邓秀梅说:“除了蝶画,我还制作羽毛画。”

  她打算2015年与更多学校合作,吸引更多学生来观赏蝴蝶、DIY蝶画和羽毛画,开展科普实践活动。

  2015年1月17日,蝴蝶园一片寂静,日落时分,邓秀梅的猫在翠竹边静静地玩耍。这只猫在蝴蝶园的工作是:抓老鼠,防止它们咬坏蝴蝶放飞箱。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蝴蝶园的工作比煤矿干净悠闲得多,而且没那么多担惊受怕的事。顶多会有一些经济损失,不会有人员危险。邓秀梅说:“这里的生活也没有城市紧张,我挺喜欢这种田园生活的。”

  一次偶然的机会,为邓秀梅开启了一种新活法。经过15年的发展,她实现了一个“蝴蝶梦”:让蝴蝶飞着去挣钱。做着自己喜欢的蝴蝶旅游观光产业,享受着悠闲的田园生活,邓秀梅对这种“活法”感到很满足。 

新活法·图像故事系列: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王结石(QE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