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首页

【新活法·图像故事】难以挽留的新成削面


2015-03-24 11:12:00来源:千龙网

  有家面馆儿,在熙攘的前门大栅栏粮食店街,静静地“住”了60年。

  60年来,这里汇聚着五湖四海的宾客,迎接着那些挑剔的舌尖与味蕾的考验。

  几天后,街上的国营老店新城削面馆将面临“拆迁”关张的处境。

  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宾客再次回到这几十年容颜未变的老地方,“用嘴挽留”这家即将消失的小店。

  食客们难舍这久违的老味道,希望新成削面馆再选新址、另起炉灶、开启一次搬家后的新活法。

3月23日,本应八点关门的面馆,十点依然座无虚席。还有不少食客仍在门口排队等待。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只爱这几十年未变的“破旧感”

  新成削面馆隐藏在前门粮食店街的深处。不大的门脸儿,低矮的平房,正上方的牌匾已经斑驳,上面刻着“国营新成削面馆”字样,很难让第一次从此经过的路人注意到。

  撩开绿色的厚门帘进屋,一个70年代的“国营”老店重现眼前。白墙下绿色的墙围子,墙上贴着红笔写在黄纸上的菜单,用杯称、论两卖的二锅头,柜台上满是油污的大算盘,从挂牌营业的第一天到六十年后的今天,这里未曾改变。

  “新成削面馆”字样的牌匾自开业以来就从未换过,它记录了这家国营老店几十年的风风雨雨(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几十年未变的老样子,让老顾客“魂牵梦绕”(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新成削面馆门脸儿有些简陋,但不少食客就喜欢这里的“破旧感”(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慕名而来的食客为了留住对面馆的记忆,拿出手机记录着面馆里的一切。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新成削面馆没有精致的菜单、高端的服务,顾客都要到柜台前点菜(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张战虎,国营新成削面馆里的老员工。据他介绍,面馆在公私合营之前,就已经是个小饭馆。公私合营后,开始使用“新成削面馆”的名字。店里的摆设,在他工作的近40年里,没有动过,保持着原样,只在上世纪90年代重新整理过。

  对于即将关张,张战虎也很无奈。面馆周围的饭店一碗面价格都在20元左右,而新成面馆的价格是一碗8块,价格差距非常大。而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背景之下,加之地处北京著名的旅游景点,房租上涨是必然趋势,租金也成为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

张战虎很少用计算器,柜台前的老算盘,陪伴了他几十年(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寻找回忆让食客们“挤爆”小小的面馆

2月28日,一到饭点儿,食客们就排起了长龙。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座无虚席的食客让仅有四名店员的削面馆应接不暇。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削面是这里的必点菜,搭配上几个下酒菜,既经济又实惠(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为了让久等的食客尽快品尝美味,后厨里紧锣密鼓,分秒必争。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中午,食客们将小面馆“团团包围”,这里正在上演着一场美食“战役”(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来到削面馆的食客都喜欢喝这里的散酒,“任性”与个性并存(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二两白酒,一盘小凉菜,是面馆老顾客的必点菜(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削面馆里吃得不亦乐乎的食客。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食客们享受着热气腾腾的削面。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几位心急的食客已开始共享美食。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一位老顾客正在享用这里的现包水饺。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每到饭点儿这里都像是上演着一场美食的“战役”。一位在这里吃了几十年的老食客,成了服务员(2月2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一对从丰台赶来的小夫妻听说削面馆要关门,特意来品尝这熟悉的味道。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吃上面馆里的美食,小朋友乐得合不拢嘴。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在微信里得知面馆即将关门的杨捷再次来到这里。点上一盘凉菜,斟满一碗酒,慢慢品尝着他对新成削面馆的记忆。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几年前,杨捷无意间来到这里,与同桌吃饭的食客攀谈得知,削面馆最初是以削面出名,现在主要经营面食、饺子,还有家常炒菜,人均价格十几元钱。

2月28日,食客们在店门口合影留念,纪念这一“历史时刻”。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关门营业”让食客们措手不及

  2月28日,为尝到即将消失的削面,食客们纷纷涌向了这家小小的面馆。中午饭点儿未过,后厨已没了食材,店员只得反锁店门。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关门营业”的削面馆店门紧闭,但慕名而来的食客依然络绎不绝。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被拒之门外的食客只得趴在窗户旁与里面的店员对话。大家都想知道关门后的削面馆搬到哪里,但店里的老人也只能无奈地告诉大家不干了。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送走最后的食客,面馆终于恢复了平静。几十年前,它就以这样的面貌被世人知晓;几十年后,它又已初始的模样退出历史的舞台。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2月28日,独自喝酒的老食客,回忆着当年的美好。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60岁的老张,在这里吃了几十年,对这里充满了感情。有时候,老张看到店里人多忙不过来,自己也会搭把手,一来二去,自己成了这里的免费服务员。据来帮忙的老张介绍,除了租金,面馆的工作人员都到了退休的年龄,干不动了也是面馆关闭的一个原因。“目前店里加上我,以及平时来帮忙的,一共就6个人”,老张边喝边聊。

2月28日,送走中午最后一波客人,面馆的工作人员才能吃上一口饭,稍事休息,迎接夜幕下的食客。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小唐是2001年来到新成削面的,十四年来一直在后厨掌勺。由于工作稳定,他将在四川老家务农的父亲也接到了削面馆,与自己一起在后厨忙碌。“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有了父亲的帮衬,小唐在后厨的“刀光剑影”中,更加游刃有余。

3月23日,天还未暗,食客们已将这小小的面馆围得水泄不通。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23日,入夜的粮食店街灯火通明。高朋满座的新成削面,六十年来第一次使用了排号等位。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23日,酒足饭饱的食客穿行在胡同里。这一次面馆小聚,或许会成为他们最难忘的经历。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3月底,新成削面馆真的就要和食客们说再见了,人们就再也吃不到这家老字号国营店的面。不管会不会另起炉灶、不管会不会有新址的诞生,这里都存留着不少人独特的味觉记忆。虽然不舍,但生活还要继续。不说再见,永远怀念,这家小面店的味道将在不少食客的记忆里永存。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陈康(QE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