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首页

杨梅竹斜街的文艺复兴


2015-04-24 11:10:00来源:千龙网

  杨梅竹斜街是当年“八大胡同”之一。

  蔡锷在这里遇到了小凤仙。沈从文先生在这里写出了《边城》。乾隆赐了街上的宅子给东阁大学士梁诗正。

  如今,一场“文艺复兴”正在杨梅竹悄悄上演。

  东起煤市街,西到延寿街,短短496 米的杨梅竹斜街在大栅栏的众多胡同中看上去并没有那么与众不同(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有一条商业街,没有灯红酒绿和人流如织的喧嚣,每每风和日丽,街上的住户会出门晒太阳、下棋、遛鸟、聊天。

  有一条住满居民的胡同,临街的店铺除了日常杂货之外,还会有设计师亲手制作的工艺品和艺术家的概念家居展。

  这条胡同就是杨梅竹斜街。从嘉靖年间到民国时期,这里逐渐聚集了一批又一批文人墨客,发生了无数美丽故事。

  真正的旧城改造会留住胡同的“精、气、神”。给它换换衣服洗洗澡,让它可以在当下的世界里自由行走,而不用改变初心。

  从2012年起,北京市遵循“真实性保护”原则对大栅栏地区进行改造,留下了胡同里的原住民,和他们原有的生活习惯,完好地保存下了胡同原有的韵味,也接纳了新生的文创产业,让杨梅竹斜街在原有的基础上更加文艺范。

  如今,北京人熟知的大栅栏(Da Shi Lan)已经成为游人口中的大栅栏(Da Zha Lan)。在大家感慨时过境迁时,杨梅竹斜街却悄悄地开始了自己的文艺复兴。

  大王糖果是杨梅竹斜街最甜蜜的一家店,店主是台湾女孩燬久,她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糖果与大家分享。如果你想吃的糖店里没有,燬久也会用各种办法帮你找到(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有关儿时小卖部的物件,每一包都会勾起80后的回忆(1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店铺里摆满了首饰与干花(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还有一些店主四处收集来的“老物件”(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家店的名字叫洞仙歌。店主是一名在读学生,名字叫小达。店里放着她与朋友们亲手制作的原创饰品(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清代的梳妆台上放着小达四处收集来的小物件和在店里晾的干花(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不知从哪里淘来的水银镜子,放在石制首饰中一点也不显得突兀(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小达从大一开始自学制作首饰,最初因为兴趣,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饰品工作室(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用矿石原石拼贴成的画框(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清代留下的梳妆台,里面摆着一排排戒指(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一些店主刻意地将毫不相干的物件摆放在店中,让个性成为风景(1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Ubi画廊创建于2012年,店主Machtelt女士曾以荷兰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的身份来到中国,主修艺术史、媒体与教育。过去几年里,她一直致力于中荷两国的艺术与设计交流。创办Ubi画廊也给出色的新晋设计师提供平台(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这里出售的艺术品和家居用品像画廊本身一样简单利落(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陶瓷艺术家Rachel Smith的新作品(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当代艺术家宋鑫子制作的硅有机树脂器皿(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以竹林为灵感制作的花器(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艺术家芦艺的小鸟系列首饰,用银上珐琅工艺制成(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环境艺术设计专业的设计师赵晓睦,以“家”为主题的创作(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当代艺术家宋鑫子用硅有机树脂制作的项链(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荷兰艺术家JacomijnvdDonk用毛笔制作的项链(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Ubi画廊里出售的艺术品和家居用品像画廊本身一样简单利落(4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璟玥摄

  摆放精致的图书令人不忍打乱,屋内外的色调反差营造着恍如隔世的穿越感。在某一瞬间,游客会忘记自己身处何方(1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1月14日,游客从杨梅竹斜街穿梭而过。这里没有喧嚣,亦没有冷漠。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每一家店铺都有自己的“精、气、神”(1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从前被称为烟花柳巷的八大胡同,如今以杨梅竹斜街为代表,开始发展自己的文创产业。越来越多有风骨的店家聚集在这里,让这条不足500米的胡同成为新一代艺术家的聚集地(1月14日摄)。千龙网记者 杨理光摄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张启新(QE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