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首页

【基层图像】珍珠泉最后一个铁匠

 


2015-05-12 13:34:51来源:千龙网

  铁匠技艺传家久,珍珠泉水照红流。

  北京市延庆县珍珠泉乡,一位杖朝老人打铁六十余载。

  铁匠,一门即将消逝的手工业。

  铁匠王玉孝,凭借对这份手艺的热爱和执着坚持至今。打铁时留在手掌里的污迹,已成为身体里抹不掉的印记 。

王玉孝住在延庆县珍珠泉乡的水泉村,如今他居住的小院里还时常传出“叮当”的铁锤声(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对铁匠事业的较真,让王玉孝一度成为方圆十里家喻户晓的大人物。“铁匠行当在那个时代吃香的不得了,加上我这难得的好手艺,珍珠泉乡的十里八村,没有哪家不知道我王玉孝的。”王铁匠这样形容自己。

  1961年,王玉孝18岁,正值心高气盛的年纪。为了不和父辈一样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王玉孝跑到怀柔舅舅家里拜师学习打铁。两年后王玉孝学成,回到珍珠泉开起了自己的铁匠铺。虽然当了老板,但王玉孝仍不满意自己手艺,又到汤河口机械工厂和厂里师傅们再次学习技术。

  60年代的中国,农民们还主要依靠基础种植维持生计,若能像王玉孝这样有一份过硬的手艺,便能养得起全家。那时,谁家有修补或打造的物件都会请他到家里,备好炉子和煤火等着他,而王铁匠则带着自己的“家伙事”上门服务。在王铁匠手中,什么物件都能敲打出来,小到掏耳勺,大到铡草刀。

  看似简单的铁器,却要经过数十道工序来完成。俗话说“烧红打黑”,铁匠需时刻盯住铁器的每一个细微变化,什么时候锻炼、淬火、回火都要恰到好处;锤炼时两手配合,左手翻转铁器,右手敲打,整个过程王铁匠都轻车熟路。生意红火的日子,王铁匠一个人忙不过来,要收徒弟帮衬铁匠铺的生意。

  王玉孝的勤奋使家里生活质量也逐渐提高。不仅钱包鼓了,王铁匠还学会识字,作为铁匠中的“文化人”,生意、生活都过得有模有样。

  手艺的提升,赶不上时代发展。电焊的出现,让传统的打铁行业没落,王玉孝的生意大不如前,徒弟也转了行。“一人生火,全家打铁;祖辈相传,子孙续接”王玉孝固执的继续着自己打铁事业。王玉孝希望子承父业,可儿子学了5年后,就嫌打铁又累又苦,回去种地了。

  半个多世纪,王玉孝都在铁花飞溅中度过,但为了跟上时代,王铁匠不得不学起了电焊。但在他眼里,焊接的东西始终不如自己打出来的耐用,所以,王玉孝还是尽量“上炉”为乡亲们送来的东西做修补。他说:“使得住的东西,早晚会证明他这大半辈子敲打出的声誉。”

  泛红的脸颊、略微的驼背、深色围裙上的破洞、一双磨出了洞的鞋……随着时代的变迁,打铁匠人和技艺在岁月中慢慢离我们远去。

  “最后的王铁匠”也由于上了年纪,视力逐渐下降,听力更日益衰退。也许,以后的珍珠泉再难听到这“叮当、叮当……”的铁锤声。

  从18岁当学徒至今,四溅的火花已伴随他走过了64个春秋。由于炉火的常年烘烤使得王玉孝脸庞红彤彤的,打铁时留在手掌里的污渍,已成为王铁匠无法抹掉的印记(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5月8日,王玉孝准备生火用的煤块。修补农具是他如今最常做的小活。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呼呼作响的鼓风机,红彤彤的火炉,补丁叠补丁的打铁围裙,就是这位老铁匠的装备与行头(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打铁讲究火候,王玉孝对火候的掌控可谓精准至极,只要看火苗的外焰就可知炉火的温度(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5月8日,一炉旺火伴着火花飞溅,老铁匠的手艺不减当年。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5月8日,烧红的铁块在王玉孝敲打摆弄下,斧头的雏形基本完成。再经过退火、锻打、扩孔,一把崭新的砍柴斧即将告成。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5月8日,每一次的锻打与锤炼,都会呈现出烟火般灿烂的瞬间。在王玉孝的手上、脸上、头皮上,形成的烧灼痕迹见证着这位老铁匠的传奇人生。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铁匠炉旁的自家小院种着季节性蔬菜(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铁匠翻翻手,养活四五口”这句顺口溜是当年人们对铁匠的高度赞誉。如今,随着社会的飞速发展,当年令人艳羡的行业慢慢被淡忘,一代代打铁手艺即将失传,这也是80多岁王玉孝最痛心的事(5月8日摄)。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5月8日,同村的老伙伴找到王玉孝,想让他帮忙做点农具,王玉孝并没有满口答应。他说:“我这辈子就是跟火炉打交道的命,去年种点庄稼收成太差,今年我得多上上心。”千龙网记者 陈康摄

  虽然目前修补铁器的活不多,但王铁匠仍旧认真对待每一个生意。挂在打铁炉旁的记账本落满了灰尘,由于年纪的增长,王铁匠的记忆力也开始衰退,上面不仅记着铁器的资料还记着“赊账”数目。虽有记录,但有些账目已经难以看清(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王铁匠的窗户边放满了杂物,由于打铁时火花四溅,他的布鞋上被烧出了不少窟窿,但王铁匠不忍心扔掉,在他眼里鞋子只要没“断底”就还能穿(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王铁匠说:“我就觉得,我这就是火命,必须要在火炉旁,活着才舒坦。”(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多年的打铁生涯,王铁匠脸上不知被高温铁花迸溅过多少次,王铁匠指着自己右眼旁边的一个伤疤,回忆着当年差点因此成为“瞎子”的往事(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王铁匠打出来的镰刀质量出了名的好,乡亲们上山砍柴,一把镰刀至少能用上两年。虽然外面也有卖的,但乡亲们还是愿意花多点钱来他这打一把镰刀(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王铁匠的窗台上有两个已经生锈的电焊帽。虽然电焊操作方便,也很“时髦”,但王铁匠还是不愿用它来做活。他说:“和我这技术比,焊接的不耐用。”(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现在打铁活少了,王铁匠和老伴也弄了块菜地,没事去地里除除草、打打虫,成为王铁匠的一项乐趣(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选铁坯、加温、锤打、淬火……打好一把镰刀需要10多道工序才能完成,最难的还是火候的掌握。王铁匠说,这道工序靠的是眼力,好的打铁师傅只要打眼一看,就能知道火候的温度。院子里挂的这些农具也都是出自王铁匠之手(5月9日摄)。千龙网记者 王洁石摄

  【新活法·图像故事】最新图集:

 

 

 


  

专题:行进京华大地,讲述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张启新(QE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