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龙网大型“暖新闻”栏目--北京温度
  • 一趟开往丰宁的爱心物资车

      凌晨4点半,太阳还没升起,北京气温零下15度。

      27箱爱心物资、1700册少儿书籍、30幅字画、10台电脑和2部旧手机统统装车,准备驶向丰宁。

      筹备这些物资的人,是北京大兴区老干部大学首座一里分课堂的张转玲社长和她的学员们,今天的目的地是河北丰宁县东山神庙小学。

      伴随着凛冽的寒风,这辆物资车搭载着9位爱心人士,驶出京承高速,穿过金山岭长城,走上112国道,过523县道后走土路,再开1个多小时才抵达。

      这9位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爱心人士,一路颠簸着把物资送到,为的是总书记的一句话:在扶贫的路上“大手牵小手”。

  • 为祖国争荣誉的骨科大夫——滕涛

     我叫滕涛,是一名北京人。   我是普仁医院的骨科大夫,从住院医生到主任医生,我一干就是30年。改革开放30年,我工作30年。我们在这30年成长,我们在这30年奋斗。我们这一代人为国家的强大而奋斗,也将终其一生为祖国贡献自己的力量。

  • 奋战在环保一线的“团长”——张冯毅

      不论你处在什么岗位从事什么工作,往大了说叫国家方针政策,往小了说叫公司战略计划,一定要把这些认认真真地落实到实际工作当中,这也是实现自己内心理想的一个过程,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

  • 扎根基层的好税官——姚利军

      我深深挚爱着这份光荣的职业,也希望能以自己的绵薄之力捍卫“为国聚财 为民收税”的宗旨。“为民、务实、清廉”是我对自身的要求,我会始终以踏实的工作、朴实的作风、满意的服务不负人民重托。

  • 播撒温暖的阳光警察——陈佳伍

      翻开这2000多个穿警服的日子,可以说有苦、有甜、有辛酸、有收获,更有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心动魄……曾经的朋友多次问我:现在当警察这么辛苦,在执行任务过程中,还有时不被人理解,你为什么还这么执着? 我觉得,警察用生命捍卫公平正义,这是职业的选择。

  • 军庄村里的父母官——刘庆江

      我还记得那时候上面领导找我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你可是个党员啊。我一听这句话,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都不会考虑了,我是党员,为百姓工作就是我的义务。

  • 垃圾堆上的“班长”——王仕永

      “安全助生产 永做带头人”是我在党员标语墙上的承诺,也是我自1985年进入公司,至今32年一直坚持做的事情。

  • 90后金融生力军——杨馥期

      我日常的工作很琐碎,因为对金融集这个产品真心的喜欢,不管多忙多累,有新的客户来,我从工位上一站起来还是能浑身洋溢着最初的热情去迎接,想把金融集介绍给 他们。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春风化雨 为人师者——李彦冰

      把党性工作具体落实到教育实践中,这是每一位教育工作者的职责和责任。面对学生,我不能天天对他们讲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要应该怎样做,这样干巴巴的说很容易引起学生的反感。在我的课堂上,要把党的主流思想融入到平时教学中,融入言行里,这样潜移默化地传播,效果会更好。

  • 民航飞机的“心脏”医生——周国友

      我是一名党员,也是生产经理,两种身份让我对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将党性制度与规范具体落实到工作中,带领其他党员和积极分子起到模范带头作用。

  • 故宫里的“消防卫士”——蔡瑞

      一支部队的战斗力怎样体现?不论是灭火打仗、执行命令还是进行安保,在部队中,要想成为一把尖刀,首先得是一名尖兵。尖兵必须要有严明的纪律性,不光要学,还要看实际行动,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职责,牢固树立自己的理念。

  • 2800位老人的暖心邻居——周健

      你对群众的感情有多深,百姓对党和政府的感情就有多深。基层党组织就是党和政府搭建在百姓间的桥梁,把温暖和声音传播给居民,提升他们的幸福感,这样的工作才有意义。

  • 一把修脚刀情暖战士心

      一把修脚刀、一盆热水,再加上一双巧手,经过修、削、剜、刮之后,脚病患者就好了,孟建设由此被称为是让“足底生辉”的人。

  • 密云有位阿姨,每天都在公交站等你

      3月9日,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凌晨4点,39岁的首都公共文明引导员段立荣起床,给上初一的女儿做好早饭放在锅里嘘着,自己穿戴整齐4:50准时来到密云沙河公交站台。把站台附近的烟头、纸屑等垃圾打扫得干干净净。乘坐公交车的乘客陆续来到站台排队,等候开往北京市区的公交车,5:00段立荣也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 这杯粥温暖了北京街头

      他们是教师、学生、退休人员、家庭主妇,他们来自于不同岗位,但他们却还有着同样的职位,“爱心粥”志愿者。这些人每天早上出现在西二旗地铁站附近的街头,将一杯杯热气腾腾的爱心粥、一句暖心的祝福,免费奉送给过往行人。

  • 弱视儿童用十天九晚“触摸”音乐剧

      十天九晚的封闭式学习,完成一次对音乐剧的探索,这是她们在这个寒假里,甚至人生中的一次重要体验。“想来学音乐剧呀,想学唱歌跳舞。”“从来没有来过北京,第一次见到大北京有些激动。”蒋晨骋和泽若满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憧憬。